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淫荡学院
淫荡学院

   下课後,思明在休息室外焦急的等待。 「为什麽老师这麽迟。」思明在休息室外焦急的等待。 「啊……啊……喔……」他被室内传出来的声音吸引,便偷偷开门往内看。 在休息室内思明看见他的同班同学华丰正想办法插着躺在床上的林老师。 华丰那勃起且坚挺的阴茎在老师的阴户附近胡乱的磨擦着,心急的他想把阴茎直插老师的小穴,但到现在还对不准那在浓密阴毛中的湿润缝隙,老师被这乱插的阴茎磨到小穴有痒痒的感觉,缝隙也流出了分泌来。

  「不用急吧,对不准没关系,让老师来引导你。」林老师将两腿分得更开,用手指把湿淋的阴唇扯得向外翻出来,还连带把小穴内的分泌亦带了出来,淫水泛滥的小穴就展现在华丰同学的面前,老师用手将华丰的阴茎对准自己的阴户,说:「来,慢慢用力插进来……唔……啊……对……对……」华丰於是慢慢的将火热的肉棒顶了进去,早已经湿润的阴户轻易地吸入这大肉棒,老师只觉得下体一阵酥麻的感觉散布全身,不一会,便全根没入了,华丰的双手则不断的揉着老师雪白的乳房。

  华丰是第一次参加学校新设的特别课外活动,平日经常打手枪的他尝女性阴户的感觉,柔软而湿润的紧紧地包围着他的阴茎,比打手枪更爽。

  这活动的目的便是让学生们可有发泄的地方,避免他们在课外因打手枪对身体不良及影响学业,因为这是一间全男校,校长是一位女性,明白男生的性须要,所以开设一项课外活动让学生们可以预约校内的女老师插穴,并教授性知识及性乐趣。他摆动腰身便插了起来,老师一边摇着白玉般的大屁股,而他继续挺动时,她把双腿高高举起,好让他的肉棒可以更加地深入体内。

  「老师……呜……好……舒……服……比打手枪更爽……」他越淦越起劲,於是速度急剧上昇,又快又深,每次也全根没入,插了不到十分钟,他便气喘地道︰「要射了……」 「射到老师小穴里吧!」 「老师……不怕生……孩子……吗?」他还气喘地道。 「傻子,自从学校有这课外活动後,所有女老师都要服避孕药,明白吗?」 「唔明白了……我、我要射了……」精液通通射入林老师子宫深处。 华丰很快地就在林老师的阴户里面射出精液,并将阴茎从阴户退出来,老师拿出纸巾洁净涂满了爱液的阴茎,洁净後阴茎已经软下来。

  林女老师结婚已经有一年,和丈夫的性生活只是一般,没有太多花式,她在丈夫的身上得不到满足,因此经常发脾气,这课外活动可以让她得到满足,听说校内大部份的旧同学及其他男老师都和她插过穴,她有35D雪白的乳房,大腿丰满,形状美好的屁股,她的身材在校内已是数一数二的。 她看着已经软下来的阴茎说︰「舒服吗?」「唔,好舒服啊,老师又窄又湿的小穴紧紧地包围着我的阴茎,比打手枪更爽,好想再试一次,不过……」华丰的脸色通红︰「因为昨夜……弄得太晚……今天有点倦。」 老师不明弄什麽弄得晚了,在追问下才知道他昨夜在房间内和他的亲妹妹打炮, 淦弄了一整晚。

  妹妹小他两年 ,十五岁是同房的,半年前的一天晚上华丰如常在床上打手枪,他每次在紧要关头都是忍住走进厕所里射出,今天和同学一起第一次看四级色情VCD,今晚的他特别慾火亢奋,弄了一会便合上眼睛幻想着那拥有丰满身材的女主角。 「嗯……啊……好大喔……不行啊……」 同房的妹妹被喊声吵醒:「哥,什麽事?是不是肚痛呀?」十五、六岁正是最好奇的年纪。 华丰听见妹妹醒了便停了在套弄的手。 「对不起,不是肚痛只是……」 妹妹笑着道:「打手枪!」 华丰惊讶的看着妹妹。 「哥,我不是小妹妹啊!月经都有呀,难道还不知打手枪和插穴……」 「你已经被插过……」 「没有呀!只是从师姐们口中知道很多,而且也知道有很多男同学都有打手枪,有一次五六个男同学在我们女同学面前打,我们还打赌他们那个射得最远。」妹妹起来座到华丰哥的床沿:「可不可让我看看?」 不等哥回答已拉开床舖,露出哥那七寸多长的大阴茎,妹妹还是第一次这样靠近地看着阴茎,龟头流出少许分泌物,阴茎不时上下颤动,吸引妹妹更靠近耸立的阴茎,伸出手指在龟头上点那精液,使已经勃起的阴茎更膨胀。

  「好大啊!比起其他男同学的阴茎,哥哥的大很多。

  可不可让我吃哥的精液,师姐们都说是好吃的。」哥已捉着妹妹的双手去紧握阴茎套弄︰「可以……唔……我快要射了……」一股又浓又腥的液体自龟头上的小孔喷洒而出,妹妹走避不及,精液射在她的脸上及手上,她嗅一嗅便把手上的精液舐乾净。

  「哥的精液好吃……嗯……」妹妹把湿漉漉的龟头含着,开始把小孔内的精液也吸出来吞下去,舌头不定在龟头上舔着,最後整支阴茎也舔过,好像舔着吃不完的冰棒。

  哥这时已用手来抚摸着妹妹的乳房,小妹的乳房只有33C,还未发育完全,但因没有胸罩,虽然是隔着薄薄的一件睡衣,哥的手可以找到已翘挺的乳头,手指便夹着乳头慢慢地玩弄着。

  十五岁的妹妹把湿漉漉的阴茎舐乾净後,便站起身来把那薄薄的睡衣脱掉了,没有穿内裤的她便一丝不挂的站在亲哥哥面前。

  华丰说到这里想起妹妹的可爱面,他的阴茎已经又立起来了。

  林老师听了这兄妹乱伦的故事不禁也躺在床上自摸起来。

  「昨晚是不是和你的亲妹妹玩得晚了?」 「是呀,不过每次都只是捉着妹妹的双手去套弄阴茎,然後射在她的口里,她替我舐乾净阴茎後,便相拥而睡,现在她已经可以把精液一滴不留地全咽了下去。昨晚是第一次和她插穴,她的穴比老师的紧,但没有老师的湿润,而且她还是处女,每次插到处女膜时她总是叫痛,我便停下来,弄了很晚才可冲破处女膜……嗯……」「老师的口技比我妹妹的好啊!」这时老师把华丰那硬梆梆的阴茎含着舔着,把洁净了的阴茎弄得湿漉漉,然後将两腿分得开,华丰便开始插抽,当他们正插得火热时,门外传来声音,原来是思明偷看时不小心把门打开了。

  老师看到便道:「想看就……嗯……进来吧。」思明进来後便坐在一旁观看。他坐的地方可望到老师和华丰肉体交配的地方,只见那粗大的东西正插入老师那两瓣隆起白馒头似的小穴中,把阴茎向外抽动,老师阴道里的红色细皮嫩肉就就被翻出来。

  插了二十分钟便射了,这次老师也泄了。湿漉漉的阴茎退出来後,老师用嘴把涂满了爱液的阴茎洁净。舐乾净後华丰匆匆地穿好衣服後便离去。

  「你是约了那位老师的?」老师看着思明道。 「高老师。」 老师嘴微笑道:「啊!她没有通知你她今天放假吗?」 「没有呀!她没事吧?」 「没事,只是昨日她一共应付五位同学,插到吃不消啊!」老师看着这孩子在裤子里没泄过的硬梆梆的阴茎道:

  「看你这孩子,还没泄过吧,让老师用口帮你泄出好吗?」思明一听,急忙把裤子脱了下来,露出他八寸多长的大阴茎。

  林老师弯下了身体跪到地上,托着他的阴茎从根部舔起,舔到龟头,舌头不定在龟头上舔着,那种感觉真是舒服,有如触电般贯通全身,思明忍不住抓住老师乌黑的秀发,腰身渐渐前後摆动起来。

  这种感觉真是棒呆了!

  老师一流的口技令思明喷了一股又一股浓热的精液在她嘴里,口中液体越聚越多,老师开始把精液吞咽下去,终於一滴不留地把精液全咽了下去。

  思明回到家中念念不忘华丰同学的兄妹乱伦故事。 「真的吗?华丰同学真的插过他的亲妹妹。」想到倦了便在大厅睡着。

  思明睡醒了一开眼便看到姐姐背着坐在他面前看电视,一个大屁股就这样在他眼前,相距只有一寸之差,可以嗅到那屁股的香气。

  忽然姐姐起来走去厕所,起身时发现姐姐身上只有一件大T-shirt及红色内裤,回来时更发现没有胸罩。 「你醒了,为什麽不回去房里睡,我没有位子看电视呀!」 「因为太倦了……今天……」他竟然把今天在学校内课外活动的事说了出来。 姐姐不知道学校有这有趣的课外活动,定了神的听着,双手不知不觉地伸到两腿间,隔着内裤摸了阴穴一把。 「姐,你学校有没有这样的活动?」 「没有。」 「那男朋友?」 「女校哪有男生!」 「老师呢。」 姐姐脸色通红的道:「当然没有啊!」 「你有需要时怎麽办?」 「明呀!叫姐姐我怎麽样答你呀!」 「我在学校插穴的事都说给你听了,你却什麽也不说给我」 「好啦好啦,就说给你听了。」 「你有需要时怎麽办?」思明等着。 「是……是和……和小妹。因为小妹早熟,是她教我的,晚上时在我们的房里。」 思明未看过两个女的:「姐,今晚我可否看看你和小妹?」 姐姐脸色通红的道:「嗯,我可以,不知小妹是否愿意。」 「什麽愿意不愿意?」一把声音从大门口传来,是小妹放学回来。 穿着校服的小妹走到他们面前:「谁说我的是非。」 「没有呀。只是……」 思明大胆的说:「小妹,哥想看你们做爱。」 小妹即时望向大姐,明白哥已经知道了她们每晚在房里做爱。 「好呀。」没有考虑便一口答应了:「不过……」 「不过什麽……」 小妹说到她们房内再说。三人在房内後小妹开始脱下校服,只剩下胸罩及有卡通图案的内裤。「不过我要哥分别和我及姐做爱。」想不到这话是由只有十六岁的小妹说出。思明一下子答应了,但姐姐说:「这是乱伦……」 思明和小妹互相笑着对望,小妹对姐道:「我和你不是乱伦了吗。」 小妹不等姐回应便走在思明前:「哥帮我脱衣。」 思明抱起小妹娇小的身躯把她放在床上,然後脱光了胸罩及内裤便用双手来抚摸乳房,小妹的乳房只有34C,还未发育完全,相信可日後可有35D。思明改用一手抚摸一边乳房,另一边乳房却用口含着,不时用舌尖弄着那已经坚挺的乳头。 小妹见哥有一手闲着便捉着哥手伸到两腿间:「湿了。」便叫在旁观看的大姐帮哥脱衣。 思明将阴茎对准缝隙,缓缓地滑入她湿淋淋穴里面,小妹随着阴茎的滑入,口里发出了一长声满足的声音,没有遇到处女膜的阻挡,当阴茎全部插入小穴之中时,她颤抖着挺腰迎合,真像是个久旷的荡妇。

  看到小妹这副拼命迎合着抽送的浪劲,让思明心理有无尽的满足感,这时才全力进攻,奔腾似的耸动着臀部,快如闪电般奋力 狂抽 狂插阴户,一手搓揉着她的圆滑乳房,低头含着另一乳房的乳头吸舐。

  抽插了十分钟後,只见小妹身体一阵急遽的抖颤,感到十分满足的合上眼。

  因为没有射精,思明抽出阴茎时还是硬梆梆的,把目光转回大姐身上,涂满了爱液的阴茎已经在大姐面前,这是大姐熟悉的小妹爱液的气味,便伸出舌头往阴茎上舐,不时把2/3 支阴茎含在嘴里,小妹醒後便过来和大姐一起舐,贪婪的用小嘴套弄着,双手则轻轻爱抚着阴茎下抖动的睾丸,思明只觉得刺激的快感像电流一般的从下体直冲脑部。小妹果然经验丰富,有时更吸吮睾丸,又用舌尖舐屁眼。

  被她这样玩了一会,思明终於忍不住:「大姐,小妹的口技太利害了,再玩恐怕要射出来,轮到和你插穴了。」「我的口技当然好啦,大姐都不知在我嘴里泄了多少次。」她帮大姐脱衣。 大姐的身体就一丝不挂的躺下,乳房竟然细过小妹,只得33D,但胜在坚挺,躺下仍然有两个高峰,思明双手不停地抚摸,果然和小妹的手感完全不同,小妹这时就躺在思明的左面,大姐在右面,这时两姐妹的乳房各有一个在思明手中仔细玩弄着,感受着不同的乳房带来的快感。

  「哥,我两姐妹的乳房都快被你玩坏了,大姐的都湿透了,你看。」说完伸手到大姐的两腿间,伸回来时手指已湿淋淋,还把手指放在嘴里舐:

  「大姐的爱液和我的是不同的,想不想试试?」思明点了点头。

  她便伸手到自己的两腿间,伸回来时手指都沾满了她自己爱液,她把双手伸到思明面前,他便伸出舌头往手上舐,一左一右的,小妹的味道较浓烈些。正想再舐时小妹将手缩回给大姐舐:

  「大姐是处女,你要温柔些呀。」听到大姐是处女,思明将阴茎对准缝隙,小妹用手指把湿淋的阴唇扯得向外翻出来,还连带把穴内的分泌亦带了出来,慢慢地将阴茎插进大姐的小穴中,里面已经很湿滑,可以顺利进入,她的穴很紧凑,夹得阴茎很爽。阴茎插入一半时,就被她的处女膜阻挡着,前後滑动了几下才用力顶进去,一举攻破处女膜,深入小穴内部。

  破处後便慢慢地一出一入的抽插,插到顺了便加快如闪电奋力抽插。 「我……快射了……」 「快抽出来,姐没有避孕的。」小妹叫喊:「射在我的穴里吧,我有避孕呀。」思明便抽出在大姐穴里的阴茎然後插入小妹已湿淋的小穴,抽插不到二分钟便射在小妹穴里。思明把阴茎抽出後,小妹便道:「大姐快来试试哥的精液和我的爱液。」小妹穴里流出白白的精液,大姐不停地吸舐着,穴里也不停溜出爱液及精液,大姐含着一口爱液及精液然後和小妹接吻,两条湿滑的舌头在姐妹俩四片樱唇之间交缠起来,精液爱液及口液不停地在姐妹俩四片樱唇之间往来。

  最後她们都将所有全咽了下去。 在晚上,大姐和小妹回房中睡觉。 「今日舒服吧。爽吧。」小妹笑嘻嘻道。 「是呀,不过你为什麽不让他射在我里面?我想知道在里面射精的感受。」 「不怕札畹子吗?射在里面的机会多的是,说不定他今晚就偷偷走过来。」 她们都呵呵大笑。思明和姐妹插过穴後,已经很久没有参加学校那课外活动,每日放学後总是回家等待大姐回来插穴,小妹回来後便一起三人大战,直到父母回来。 「啊……啊……唔……啊!受不了。」小妹嘴里露出哼声。 思明在插着小妹的小穴大约二十分钟︰「我想射在大姐的穴里……」 大姐正用口含着小妹发硬的乳头及用手玩弄乳房,说︰「刚才不是竣j条野A射在穴里麽,我还泄了三次,留给小妹吧,你看,她受不了。」此时小妹又泄了一次。

  被大姐拒绝後,思明只好更加快速抽动阴茎,一轮抽插後他叫小妹趴在床边,翘起白白嫩嫩的圆屁股,整根阴茎完全拔出来後又再整根插进去,大姐在床上把三根手指在自己湿淋的小穴里抽插起来。

  「啊……射了……」思明火热的精液开始喷射到的小穴内,喷得小妹又是一阵乱抖。思明把射过精後的阴茎拔出,但还是十分坚挺。

  小妹回头看见阴茎便傻气的说︰「姐你看哥的大肉茎,你的小口流了很多口水啊!一定很饿,快来吃这大肉茎吧,万一变回小肉茎便喂不饱你。」思明和小妹大笑起来,大姐听了却整个脸都涨红了起来,说︰「弟,你还可以麽?」思明点点头,大姐拔出那沾满了爱液的手指塞进思明的嘴里,舔掉手指上的爱液後,便手扶着阴茎插入她柔软而湿润的小穴里。

  「啊……好弟弟,我好舒服啊,啊……对,啊……」大姐的喘息越来越是急促,思明打起精神慢慢的往里插,进一点又退一点,七、八寸长的粗大阴茎最後完全插进去,使得大姐叫了起来,又泄了一次。

  插了大半天还没有射出,大姐说︰「还说你成,插了半天还射不出来,爸妈都快回来了!」在床上睡着的小妹被吵醒了,见大姐和哥还在大战中,便出房上厕所,但她忘了自己是一丝不挂,一开门便看见父亲在门外,小妹赤裸的娇躯便在父亲面前,小妹呆了的站着不敢出声,父亲看见女儿下体留有白色的液体便温柔的问︰「是不是带了男朋友回家?」 「不是呀!爸,我要上厕所呀。」小妹大声说了关上房门便冲冲走进厕所。 父亲当然不信,便开门往内看,只见一对男女正在用劲的插着穴,心想难道女儿玩三人行,看见这样的情景不禁阴茎已在裤裆里勃起。

  「放弃吧,来,给我弄乾净。」是自己的大女儿!

  父亲不禁想这小子真一手,把两个女儿都弄上,父亲不知这小子就是自己的儿子。

  小妹出来後看见父亲在外偷看,一定给发现了,怎麽办?

  父亲看着大女儿给这小子口交不知不觉地用手套弄勃起的阴茎。

  父亲平时最疼爱就是小妹,小时小女儿经常在父亲胸怀里听故事,父亲又时常弄蛋糕给她吃,不到十岁时还一起洗澡,在洗澡时父亲看着小女儿的娇小身躯打手枪,最後总射在小女儿身上,但没有把那九寸长的粗大阴茎插进去女儿小小穴里,怕这可爱的小穴受不了。小妹想起来十分想再看看那九寸长的阴茎,现在那阴茎就在父亲的裤裆里。 「爸。」小妹轻声的说。

  父亲回头看见小女儿羞涩的站在身後,把34C的乳房贴在父亲的身上︰「爸,我好想念你那大阴茎,可不可再给我」 「你……」父亲想了想便把女儿一手抱起走进厕所。 「你真的想看吗?」 「是呀。想看看爸的阴茎会不会大过以前的。」女儿主动的把父亲的裤子退下。

  「好大呀!」嘴里娇声的说着,使已经勃起的阴茎更膨胀,龟头更流出少许分泌物,女儿靠近耸立的阴茎,伸出舌头在龟头上舔那精液,并用双手套弄着耸立的阴茎,还不时用舌尖去撩龟头的根部,不一会就在女儿口中射了,射了半分钟才停下来,女儿把由小嘴中满溢滴了出来的精液用手接着,她先把口中的精液咽下,然後才把手上的吮乾净。 「爸的精液好吃麽?」 「爸的精液又浓又多,当然好吃。」 两个圆润饱满的34C乳房在父亲面前挺立着,粉红色的乳头,高翘挺立在一圈艳红色的乳晕上面,似是迫不及待的等着父亲的手去碰触。父亲伸手摸捏这柔软而雪白的双乳,玩弄她纤细而高翘挺立的乳头,说︰「你这麽好的口技是从那儿学来的,是不是大姐和你的男朋友教你的?」 「大姐和我那有男朋友?」 「在你们房里的小子不是大姐和你的男朋友麽?」 「唔……你不知那小子是谁吗?」 父亲一脸狐疑的望着女儿。 女儿说︰「他是大哥……」父亲才恍然大悟。 女儿这时把父亲玩弄着自己乳房的手拉到小穴去︰「想不想试试十六岁女儿的小穴,刚才给大哥插到泄了两次,现在又想要呀。」父亲便提意到房里和大哥大姐一起玩,二人一起开门走进房里,大哥大姐以为只是小妹进来,没想到看见父亲站在小妹旁边,手还抚摸着小妹的乳房,大哥大姐二人吓呆了出不了声,小妹便说︰「爸爸想和我们一起玩,你们说好不好,大姐一定要试试爸那根 又粗 又浓 又多的精液。」小妹走到床上便吻着大姐,把口里少量父亲的精液用舌头送入大姐口中,小妹知道父亲没看过她和大姐做,他一定好似大哥一样很想看,此时便叠上大姐的身躯,两人一上一下地面对面互抱在一起,四颗乳房互相压扁着,两只湿润的小穴也湿淋淋地互磨着,她们互磨了一会,父亲便跪到她们的大屁股後面,握着的大阴茎不管一切地用力往前一顶,插进了躺在下面大姐的小穴里,抽插了数分钟便拔出来插在上面小妹的小穴里,不一会又插回下面的小穴,轮流抽插着两姐妹的小穴。 「我快射了。」父亲抽出阴茎走到两姐妹面前︰「珍 ,这是竣j条野A的。」丽珍是大姐的名称,大姐一口便含着父亲那高高挺立的大阴茎,父亲把大姐的口当成小穴一出一入的抽插着,不一会就射了,大姐把口中的精液全部咽下,小妹则帮父亲弄乾净他已软下来的阴茎。

  在一旁观看的思明,阴茎还是高高耸立着,但因为时间不早,妈妈很快就回来,他只好收回裤子里,他们清理完後便回到大厅等着妈回来烧饭。

  下课的铃声响起了,华丰和思明一起走出课室。 华丰道︰「思明,知不知昨日来了一位新女老师,有没有预约她在课後来一手?」 「有,她很多同学约呀!要等到大後天才约到她,看你的样子一定约了她吧。」 「真巧,我也是约了大後天。」 「是吗!不如大後天一起找她看看吧。」在大後天,华丰和思明一起来到休息室外,看到一位同学匆匆地离去,他们便一起进入房内,老师还在擦拭着刚刚同学射在她赤裸身上的精液。 老师看见他们进来便道︰「怎麽俩个一起进来,我记得应该是华丰同学先预约的,思明同学不如先到外面等一回吧。」思明很想看看老师这美丽身体被人抽插的样子,道︰「老师,我可不可以在房内一旁观看,老师这样美丽的身体我真的很想多看一会。」这位黄老师是刚刚到来这学校教书,还不到二十三岁,是校内最年青的一位老师,身材苗条修长,配上两个不大不小的梨型尖挺的乳房,粉红色似莲子般大小的奶头,白皙细嫩的皮肤,真是美不胜收,难怪思明想看老师的身体多一会。

  老师被他这样的说便整个脸都涨红了起来,道︰「好吧,你可以留下来。」「老师的乳房真美,又尖又挺,一定很结实吧。」思明说着便和华丰一起来到床边,各自玩弄着老师一面的乳房,思明更低下头去吸吮她的乳头,舔着她的乳晕及乳房,一阵酥麻之感通过老师全身,她呻吟了起来。

  华丰便把老师两条粉腿拉到床边分开,蹲在她双腿中间,饱览她的阴户,只见她的阴户高高凸起,柔软细长的阴毛,细长的阴沟,粉红色的两片大阴唇。 「思明快来看这粉红色的阴唇。」 「好美啊!」 思明过来把老师的两条粉腿拉得更开,使得可以看得更清楚。

  思明用手拨开粉红色的大阴唇,一粒像红豆般大的阴核,凸起在阴沟上面,微开的小洞口,两片呈鲜红色的小阴唇,紧紧的贴在大阴唇上,还有一点白色的精液渗出。

  华丰此时伸出舌头往穴口舐,爱液源源不绝地在穴口渗出,华丰不停地吸着,更不时用舌头往内探,好似想探到小穴的最深处。

  「……好……舒……服……不要停……」老师十分享受华丰同学的口舌服务,还不时挺腰迎合。虽然参与这活动已有一个星期,但之前的同学总是一进来便急性的把裤裆里的阴茎插入她粉红色小穴内,根本未尝过什麽前奏,射精後又是匆匆地离去,这次给华丰同学用舌头弄得泄了好几次,几乎昏了过去。

  「华丰,你在哪里学会了这样好口技,已把老师弄得泄了好几次!」思明好奇的问。 「真的想知吗?」 「是呀。」 「听了不要发怒呀。」 「我怎麽会发怒呀,快说呀。」 「是……向你的小妹学呀。」 在旁的思明十分惊讶,想不到他的同学会和自己的亲妹妹有关系。

  思明的小妹丽思和华丰的亲妹妹华秀是同班同学,二人在校内经常出双入对,她们早就已经发生过肉体关系,丽思知道了华秀替亲哥哥华丰口交後,一直都想加入,一次丽思提意在华秀家里做爱,华秀当然知道这个荡妇的意图,一口便答应了。

  在华秀家里的睡房内,她们一丝不挂的开始互相吻着,由口,耳,乳房,乳头,肚脐,阴阜,大阴唇,小阴唇,阴蒂,无一不是舐弄的目标,最後成了69的姿势集中互舐小穴。 「呀……呀……」华秀又在丽思的口中泄了,丽思舐着从湿淋的小穴泄出来的爱液。 华秀道︰「思姐呀,你的口技真是太好了,若是我有你一半的口技,我大哥一定爽死呀。」 「你的也不错呀,我也泄了好几次。难道你大哥在你口里泄不出吗?」 「不是,只是觉得你的口技会令……我大哥更加爽,他一定想试一试。」 丽思笑着道:「若他真的想试,你不介意吗?」 华秀道:「不,还可以跟你学习呀。」 她们都哈哈大笑着,华丰正打开家门回来并听到两个女子哈哈大笑,他认得一个是他的小妹,但不知另一个是谁,便打开房门往内看,只见人两个女子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 她们看到华丰在门外即互相对望,意识到这是最佳时机。 「大哥,这是丽思姐呀,她的口技……比我的更好,想不想试试?」 丽思不等华丰回应便走在他面前帮他脱衣:「想试就躺在床上吧。」 华丰急不及待的躺在床上,在床上的小妹开始用手套弄阴茎,阴茎慢慢的勃起,丽思便伸出舌头不定在龟头上舔着,龟头开始流出少许分泌物,丽思把湿漉漉的龟头含着,最後整支阴茎也含在口里,一上一下一出一入的代替了小妹的手套弄阴茎。

  「唔……我快要射了……」不一会一股又浓又腥的精液射进丽思口里,她滴不留地全咽了下去。

  丽思放开还是硬梆梆的阴茎,在旁的小妹便如常把湿漉漉的龟头含着,开始把小孔内的精液也吸出来吞下去,舐乾净龟头後便和丽思接吻,想从丽思口中得到更多大哥的精液,两条湿滑的舌头互相往来。

  躺在床上的华丰道︰「妹妹,丽思的口技真是一流,加上你的小手真是令人难以抵抗。」丽思看见硬梆梆的阴茎便道︰「华丰哥,想不想试试我的小穴。」她叫在旁的小妹握住躺在床上华丰的阴茎,将阴茎对准缝隙,丽思慢慢地坐下来,阴茎缓缓地滑入她湿淋淋小穴里面,不一会便整根阴茎也看不见了。

  丽思一上一下的摆动身体,不到十分钟华丰便把一股热烘烘的精液射在她穴里,起身後,白白的精液自她的小穴裂缝流出,小妹便不停地吸舐着在穴里溜出来的爱液及精液。

  就这样他们三人便不时一起,小妹和丽思做完爱後,华丰便加入,丽思和华丰插穴口交後,小妹便用口为他们二人清洁,丽思更教华丰怎样用口为小妹服务,丽思不在时,小妹和华丰口交和打手枪,现在她的口技真的进步了很多。

  思明和华丰的小妹都被华丰插过,思明此时想到一个主意便道︰「我的小妹竣j条野A插过,你的小妹都应该竣j条野痟﹞~是呀。」 「都算公平,不过不知道她肯不肯啊。」 思明道︰「只要你肯的话,我自有方法。」 「什麽方法?」 思明道︰「当然是我的小妹呀,她一定有方法。」一把声音打破他们的对谈︰「你们怎麽只说你们的小妹们呀,老师已经忍不住了,你们快点吧。」被同学冷淡了的老师听着这乱伦的故事不禁自摸起来,小穴流出更多的淫水。

  华丰起来把衣服脱光後便将阴茎对准缝隙,缓缓地插入早已经被淫水湿润的小穴里面,一出一入地缓缓插着,思明便在旁抚摸着老师那一对尖挺结实的乳房,她呻吟了起来。

  思明已经勃起的阴茎无意中被老师的手碰到,但老师没有把手缩回,并用手套弄着耸立的阴茎,套弄了一会思明便把高高挺立的阴茎伸到老师面前 ,老师吻了吻龟头便把阴茎含在嘴里,舌头在嘴里不停地舔着龟头。 华丰看见这样的情景便加快抽插︰「我……快射了……」不一会便射在老师穴里,华丰把阴茎抽出後,思明便道:「轮到我了。」 思明把在老师嘴里的阴茎抽出,用力的往小穴一顶,冲进了这红红的小穴里不停抽插,华丰走到老师面前把软下来的阴茎放到她嘴里,涂满了爱液的阴茎被老师舔洁净,华丰的阴茎在老师的舌头舔弄下渐渐立起来了。

  思明这时刚好把一股热烘烘的精液射在老师穴里,思明把阴茎抽出後,华丰便又快速的插把阴茎插进老师的穴里……老师就这样被他们轮流抽插,一个在插穴时另一个便放在老师嘴里舔着,直到一个射了出来便交换位置,他们大约换了三轮後便玩完了,每次都是射在小穴里,老师也不知泄了多少次,白白的精液自老师的小穴裂缝流出。

  他们穿上校服便离去,在门外偷看的同学已经急匆匆的走进房里,黄老师来不及清洁那装满了精液的小穴便又要应付这位同学了。

  思明和华丰同学在校内插黄老师插得晚了回来,思明心想平时这时候爸和俩姐妹应该回来了,他们一定在房内大战。正想开门进房观看时,家门打开了并看见妈回来……05. 「妈,今天这麽早回来呀。」 「今天觉得不太舒服,所以早点回来休息,丽珍她们都应该回来了吧,今晚要她们来烧饭了,我回房休息。」说着便走到她的房间去。

  妈回房後思明便急急地走进两姐妹的房间去,开门後只见父亲躺在床上看着一丝不挂的两姐妹互相抚摸,小妹一手搓揉着大姐33D的乳房,不时用手指玩弄已硬的乳头,使乳头变得更大更硬,另一手在大姐的小穴外不停的搓弄。

  「嗯……呀……呀……快些……」躺在床上的大姐忍不住叫了。 小妹已把三根手指一同插进已湿淋淋小穴里,手指一出一入的抽插比阴茎来得更加快更加爽,不到五分钟大姐泄了。

  小妹把手上的爱液舔洁净後,拨开大姐被弄得湿漉漉的大阴唇,通红的阴道口便出现在眼前,小口还不时一张一合。

  小妹道︰「爸,看看大姐的小穴口,快把你的阴茎插进去。」 这时父亲起来把耸立的阴茎靠近大姐的小穴,小妹伸出舌头去撩那硕大的龟头,把龟头上的少许的精液舔洁净,使那阴茎更膨胀,小妹便用她那小手握着这大阴茎插进大姐的小穴里,父亲便一前一後的抽插着。

  这时思明已一丝不挂的静悄悄地走到小妹後面,把她的屁股高高的抬起,他将已勃起的阴茎对准缝隙插入她的穴里面。

  「呀……哥……回来了,怎麽这样晚才回来。

  我的小穴都等到饿了……呀……」 「爸没有给你吗?他喂不饱你 我现在把你喂饱。」小妹便转身躺在大姐旁,思明看见在旁的大姐被爸抽得两个乳房一上一下的不停颤动,忍不住伸手玩弄起来,爸爸粗大的阴茎正插着那两瓣隆起白馒头似的小穴,一面玩弄着大姐柔软的乳房,一面插着小妹湿润的小穴,这情景下他便更加起劲的抽着。 「要泄……了。」爸说着。 「竣j条野痤大条野琚C」小妹抢着道。

  爸走到她面前把整支阴茎放进口中,不一会就射了,她把口中的精液全部咽下,大姐则帮父亲弄乾净他还高高耸立的阴茎,因为爸就正正跪在小妹的身上碍着思明的视线,思明只好专心的抽插。

  抽插了不到三分钟,思明要射了,他也走到小妹面前把整支阴茎放进她口中,小妹一样把他的精液全部咽下。爸的精液就好像在餐厅喝的白汤,哥的精液却像红汤,各有特色,近来小妹总要在饭前喝下这两碗汤。

  这时小妹和大姐开始跪在床上抱着吻着,她们四个乳房互相磨擦,乳头不时互相碰撞。父亲走到小妹身後,思明则走到大姐身後,两姐妹同时被父亲和思明抚摸着身体,她们的小手没有闲着,大姐的手套弄在小妹身後父亲的阴茎,小妹的手套弄在大姐身後思明的阴茎,两父子的阴茎已勃起来,各自插进面前的小穴,起劲的抽插使两姐妹同时身体一阵急遽的抖颤,感到十分满足的合上眼,不到十分钟两父子也先後把精液射进她们的小穴里。 他们没有留意到在房外母亲已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母亲看见这情景不但没有惊讶,反而微笑地轻轻关门後便往自己房间走去,其实母亲一早便知他们的事,只是没有亲眼看见,因为近日在晚上父亲和母亲在插穴时,父亲没有了过往的激烈,总是草草了事,母亲还以为他有外遇,在质问下他才说出他和俩个女儿的事,母亲听了後产生强烈的嫉妒,但想到俩个女儿都是一家人,总比在外面的女人好,心情总算平稳下来。

  三十六岁成熟的母亲生大女儿时只是十八岁,虽然生了三个子女,但身形依然美满,36D的饱满乳房,圆润的屁股,双腿修长,大腿丰满。

  两姐妹的身材当然不及母亲,但胜在青春,鲜嫩、窄小的小穴比母亲的更能吸引父亲。 晚饭过後,两父母回到房中。 「怎麽样?两姐妹今日表现如何?」母亲抚摸着软软的阴茎道。

  「当然好喔,今日一共射了三次,小妹丽思的口技一日比一日好,爱液就好像你的一样的多,她真的很像你当年一样豪放、大胆、主动。」父亲双手已揉搓那对饱满的乳房。 「她们是我女儿,当然跟我很像呀。」 「就是身材不像。」 「她们还年小呀。」 「今晚想不想要呀?」父亲抚摸着母亲的大阴唇道。 「算了,还是把你的精液留给女儿们吧。」 母亲表面上是为了两个女儿,父亲一眼便出她另有思路,道︰「思明的表现也不错,你认为如何?」 「怎麽问我,我又没有和他插……过穴。」母亲轻轻的打了打父亲。 「不说了,睡吧。」母亲怎也睡不到,合上眼睛总是看见儿子那高高的阴茎,她走出房外到厕所来,正好儿子打开厕所的门。母亲和儿子对望了一会,母亲便主动把上衣及裤子脱下,蕾丝刺绣的高级雪白三角裤包围有重量感,形状美好的屁股,散发着诱人的魅力,没有乳罩的饱满乳房,露出一条很深的乳沟。 儿子呆了。 「妈的身材吸引吗?」母亲捉着儿子双手去揉着自己没有乳罩的乳房。 「不用怕,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了,你、你爸、你姐和你妹都在我回来前在房里插穴,是不是?」 儿子没有回答。 「我们都是一家人,没有什麽秘密。」36D的乳房大得手掌也差不多找不着,儿子受不了诱惑便肆无忌惮地大胆在自己母亲那丰满的乳房乱揉着,她的乳头已经发硬了,儿子一口含着硕大的乳头,不停用舌头挑逗,还用力的吸吮,彷佛要吸出在儿时未尝的奶。 母亲的手已套弄着儿子在裤裆里的阴茎。 「来,让妈看看儿子以往的小阴茎现在变了多大。啊……很大啊!」脱了裤子後,母亲用嘴对着已高高翘起的阴茎,托着他的阴茎从根部舔起,舔到龟头,一口含着龟头,舌头不定在龟头上舔着,一上一下的用口把阴茎套弄。儿子今日因被两姐妹弄得差不多已经弹尽,所以吸了很久还没有射出,母亲的嘴弄到累了。 「想不想试试妈的双乳?」母亲见状便提意说。 「怎麽试?」儿子不明。

  只穿着一件内裤的母亲便躺在沙发上,双手把乳房挤向中间,一条深深的乳沟便在儿子眼前出现,儿子这时明白了便跨在母亲的身上,手握阴茎在乳沟底下往上插,阴茎被一双有36D的乳房夹住的感觉真好,儿子每次抽插时,龟头都不时伸到母亲的嘴前,母亲配合用舌头舔着龟头。 「嗯……啊……妈……的双乳好……好爽呀……」 「已岸j条野A爸每晚就这样泄了好几次。」儿子以前没有试过打奶炮,第一次便在母亲的乳房,感到十分兴奋,使已经勃起的阴茎更加膨胀,好几次抽插都可伸到母亲的嘴里。 「妈,我快射了……啊……」插不到十分钟一股浓浓的精液射到母亲的嘴及面上,有些射到乳房上,母亲用拿纸巾把身上的精液擦乾净,儿子把还硬梆梆的阴茎放进母亲的口里,母亲把湿漉漉的阴茎弄得洁净了便各自回房。 母亲回房後父亲便问︰「怎麽不和他插插穴穴玩玩呢?」 母亲说︰「明天……明天我想加入……和你们一起玩……」 「好喔!」父亲高兴的说︰「我的亲妹妹……」07. 在上性教育的课堂时,思明的小妹丽思向陈老师开玩笑的发问︰「教科书上的阴茎是这样死板的,怎样看也看不到阴茎是怎样的,老师可否竣j条野畯怓搰搵u的。」这位三十七岁已婚的男老师失笑的道︰「我在这里教的都只是例行工事,我倒不信你们真的未看过,现在的青少年人这麽开放,未到十五岁都已有男女朋友,还用我竣j条野A们看吗?」 丽思说︰「老师都好了解我们喔,不过我们真的未看过呀,是不是同学们?」 全班同学都应声说︰「是,是呀,真的未看过呀。」这班贪玩的女生已把这陈老师围绕着…… 「好好好,来看吧,丽思同学过来帮我脱衣好吗?」 丽思已把老师脱得一丝不挂,但没想到老师的阴茎还没有硬起来,被这班青春美丽的小妹妹围绕着都可以忍着,老师的定力真的了不起。

  丽思用小手握着老师软软的阴茎正想套弄时,老师说︰「不可以,你们只可看,但不可摸……呀……」丽思当然没有理会老师的说话︰「是呀,老师软软的阴茎怎可竣j条野畯怚〞涨P学们都看到,如果不把阴茎弄得大些长些,在後面的同学们怎麽看得清楚。」丽思的小手不停的套弄,老师的阴茎开始膨胀起来。

  老师的阴茎已高高的翘起来,丽思停了套弄便说︰「老师的阴茎好烫的,你们快来摸摸呀。」就这样,同学们便一个个的轮流抚摸这又烫又大的阴茎,使阴茎更加膨胀。

  被一半的同学们抚摸过後,龟头开始流出少许分泌物,一位同学伸出手指在龟头上点那分泌物放进口︰「老师的精液好吃……嗯……」这位小妹妹便一口把龟头含着,把精液都吸出来,小妹妹们便开始一个又一个的含着龟头吸着精液,彷佛正在用饮管分享饮品。

  小妹妹们都分享完後,老师还没有射出,便说︰「好吧,你们都玩完了,但我的阴茎这样硬着是下不了堂的,有谁……」丽思把有卡通图案的内裤脱下,已一丝不挂的躺在讲台上︰「老师来吧,把剩余的精液射进我的小穴呀,我的小穴已湿淋淋了……」这卡通图案的内裤令老师想起在家中十四岁的女儿,她都是穿这图案的内裤,连大小都是差不多,虽然没有看过女儿一丝不挂的身体,丽思34C的乳房看来就好像家中女儿的乳房,他已把丽思当作自己的女儿。

  女儿虽已十四岁,在家中,她总喜欢坐在陈老师她父亲的大腿上看电视,她的屁股经常把父亲的阴茎顶住,加上女儿身上青春诱人的香气,阴茎便膨胀起来。

  女儿没有起来,反而用屁股上上下下磨擦已梗棚棚的阴茎,父亲便用手抚摸着女儿的乳房,虽是隔着薄薄的一件睡衣,翘挺的乳头总是被父亲找到来夹着慢慢地玩弄着。

  当父亲快要射的时候,他便走进睡房,女儿便跟随着,因为父亲觉得乱伦是不对的不应该的,所以父亲只好找躺在床上半睡半醒的妻子,把阴茎对准缝隙插入还没有给分泌物滋润的小穴,不到五分钟便把精液射进的小穴里,顽皮的女儿便在门外偷看,妻子只知道他总是快快了事,不知道所有事前功夫都交给了他们美丽的女儿。丽思用手指把缝隙拨开,阴道口便出现在老师眼前,老师将阴茎对准缝隙,缓缓地滑入,随着阴茎的滑入,班上的小妹妹们已把他们两人围着看。

  湿淋淋的小穴令老师更加拼命抽插,幻想正在抽插自己的女儿,丽思这荡妇便颤抖着挺腰迎合,抽插了十分钟後,丽思身体一阵急遽的抖颤,感到十分满足的合上眼。

  「射……了……美云……」美云是老师女儿的名字,老师把精液射进的丽思小穴,射到一半便抽出来射到的丽思身上,小妹妹们便开始点那射到丽思身上的精液放进口里,她们都说︰「老师的精液又浓又多,真的好吃。」当同学们把丽思身上和在小穴流出来的精液舔乾净,丽思赶紧抓着老师的阴茎舔着没一会, 老师的阴茎又翘了起来丽思向班上的同学说想被老师淦的, 赶快把衣服脱了, 躺在桌上等老师淦穴结果全班的三十位小妹妹 ,全脱了衣服三角裤,躺在桌上等老师来插穴老师一看到这情景, 心想 这下子可爽翻了 ,环肥艳瘦的一群 ,任凭我抽插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艳福於是就从前排坐位的同学开始插穴阴茎在每个同学的穴里插个五十下, 就换插下一个插到比较淫骚的同学 ,也不自主的多插个几十下下一位等挨插的同学就会提出抗议老师刚在丽思的穴里射过一次, 阴茎比较不会那麽敏感因此比较不容易冲动射精一会儿全班三十位同学的穴全插完了, 竟然没有一个是处女看样子 ,班上的同学, 个个都是性经验丰富全班同学都被老师插的好爽有的同学还说, 从来没碰到这样大的肉棒,真过隐最後老师淦着丽思的淫穴, 大力的插了几下精水朝着丽思的子宫深处, 给她射了进去事後 ,老师已静悄悄地离开课室。 「谁是美云呀?」过後她们都在想。

  华秀和丽思二人放学一起回到丽思的家中,因为早回来,丽思提意在厅中做爱,华秀来不及反应,已被丽思脱得一丝不挂。

  这时思明正好就从厕所走出来,看见华秀和丽思二人,华秀略小的乳房上面两粒呈玫瑰色的乳头,加上雪白的玉腿,细腻光滑的屁股,苗条的蛮腰,还有一张非常可爱的面孔,不论男女看见都一定忍不住想把弄一翻,细尝这鲜嫩的身躯。 「小妹,这麽早回来。」 「是呀,还带了你同学华丰的小妹华秀回来,本来只想和她做爱,现在看见了大哥又想和你做……」 「不如一起吧……思姐。」华秀说︰「就把他当作是……我大哥。」 「太好了。」丽思已急不及待的脱个精光了。 「华丰快出来吧,你的小妹等着你插她的小穴呀。」思明大声的向房叫。 华秀面都通红了,二人都没想到她们的大哥在这情况下出现,思明及华丰二人一起坐在沙发上,丽思及华秀跪在她们的亲大哥两旁,开始抚摸及套弄他们的阴茎,高高翘起的阴茎被她们托着,舌头便从阴囊舔起,舔到龟头,一口含着龟头便不停吸吮。 「华丰……你看她们……哪个最快……把我们吸……吸……出来?」 「不如……来一场……比赛……」 「比什麽赛,无聊!」丽思口说无聊,但已更加买力的吸吮舔弄,在旁的华秀当然也更加起劲的舔弄。

  不一会一股精液射进丽思口里,她滴不留地全咽了下去。

  华秀还在舔弄她大哥还没有射精的阴茎,丽思放开还高高耸立的阴茎,过来和华秀一起舐华丰的阴茎,贪婪的用小嘴把整个阴囊含着,在嘴内舌头不停舔着阴囊。

  思明的手没有闲着,伸手到丽思的屁股,把两股分开,分开後屁眼及小穴清晰可见,再用手指分开大阴唇,阴阜、大阴唇、小阴唇及阴蒂便一览无遗。

  「小妹……过去用口给思明哥……的阴茎清洁。」华丰轻轻拍了拍华秀的头。 华秀便把思明仍然高耸的阴茎舔弄,阴茎口还有刚射出来的精液,思明一手玩弄亲妹妹的小穴,同时阴茎又给华秀的樱桃小嘴舔弄,虽然华秀的口技不及自己的亲妹妹,但都可以把阴茎处於耸立的状态。

  华秀伸手到丽思的小穴和思明一起玩弄,华秀用三根手指一出一入的向阴道插去,思明则不停的拨弄丽思的阴蒂,不一会丽思的身体一阵抖颤,阴道口徐徐流出湿淋淋、黏滑滑的淫水。华秀把三根手指伸出来後,把自己双手的手指都沾了丽思的淫水,然後伸到思明及华丰的口里,让他们也嚐嚐。

  华丰也终於射了,射到丽思口中的精液一滴也没有流出来,但她也没有把精液咽下去,只是含在嘴里,她回头便吻着华秀,把这又热又浓的精液送入华秀口中,她们都把精液全咽了下去。

  她们看见两根刚刚射过的阴茎仍然十分坚挺,丽思便说︰「大哥,我刚被你及华秀弄到泄了一次,我想我们要把华秀弄到泄了才算对她公平。」丽思对华秀说︰「坐到他中间。」 华秀听话的走到沙发坐在他们中间,华秀的左面是她的亲大哥,几乎每日都和她插穴的亲大哥,右面则是她要好同学的亲大哥,对这位同学的大哥的认识只有他的阴茎。

  他们把华秀的双手各自伸到自己的阴茎,华秀自觉地把两根阴茎同时套弄起来,华秀是第一次双手各自握住不同的阴茎,一根长些,一根大些粗些。

  两粒呈玫瑰色的乳头不觉间已被两位大哥各自含在口里舔弄,乳头是华秀鲜嫩的身躯其中一处最敏感的地方。

  「唔……呀……唔……不要停……唔……」 丽思过往和华秀做爱时,华秀翘挺的乳头一定是丽思主力的目标,华秀的乳房虽小,乳头却比其他同年龄的女孩子大和挺,也是较敏感,只要不停用舌头拨弄乳头,小穴都会流出湿淋淋的爱液。

  华丰伸手到华秀的小穴,伸回来时已湿淋淋,说笑的道︰「思明,我小妹的小穴都湿了,快用阴茎把小穴堵住,免得她的小穴流过不停。」华秀便起来垮过思明,丽思握住思明的阴茎,华秀背着思明坐下来,一坐下来整根阴茎便全部插入华秀湿淋淋的小穴,华秀一上一下的摆动,丽思则舔弄华秀敏感的乳头,双管齐下,过往丽思和华丰就是这样玩弄华秀的,使她昏了又昏,只不过今次插入华秀的小穴是思明的阴茎罢了。

  「唔……呀……射了……」思明射了,华秀还不停摆动,思明也一边射一边上下抽动。华秀也泄了,初时两瓣隆起白馒头似的小穴,现在已变得嫣红通透。

  在他们完结的时候,家门打开了并看见爸妈一起回来,大姐丽珍跟着他们後面,华秀、华丰、丽思和思明还是一丝不挂的……爸妈及丽珍走进厅中,华秀和华丰真的不知所措,在一整家人面前一丝不挂。 「你们怎麽会在我们的家中插穴做爱。」母亲半责备的说,但心中想当然不会错过这样好的机会。 「我不是不准你们一起插穴,不过我们是有条件的。」 「什麽条件?」华丰心急的问。 「你们想在我们家中插穴做爱,便都要和我们一起插穴做爱。」 「好呀。」华丰一口答应,有机会和这丰满身材的母亲插穴,那有说不的。

  华秀从思明的阴茎得到的快感,十分回味,怎会错过一根可能比思明大和粗的阴茎︰「好呀。」她也一口答应。 丽珍已把衣服脱光,丽珍和丽思一起说︰「我们也要。」 想不到此时思明没有回应。 母亲走到思明身旁︰「怎麽样,不想插母亲的小穴吗?

  丽珍丽思过来帮我脱衣。」「在场的男士就只有你是从这个穴出来,我这个穴十分欢迎你回来的。」母亲已经一丝不挂的在思明面前,有重量感的双乳正紧紧地贴着思明胸膛,思明的阴茎很快便勃起来,正好顶住母亲的缝隙,只要思明往上插或母亲坐下来,阴茎便可插入缝隙经过阴道回到子宫,母亲当然希望思明主动的往上插。

  「你看,你父亲都已经和你姐妹抽插起来了。」 父亲和其他孩子们没有理会这对在讲道理的母子,已经开始了三女二男的大战。华秀双手各自握住两根阴茎比较起来,两姐妹则一上一下在地上面对面互抱在一起,嘴对嘴的吻了起来。

  父亲对华丰说︰「你选两个口还是两个穴?」 华丰跪在两姐妹的後面道︰「我选小穴。」握紧阴茎便往上顶,插入了在上面大姐的小穴,华丰是第一次插入大姐的小穴,一出一入的抽插着,紧紧的小穴彷佛要吸入整根阴茎,每次插入都比上一次深,比上一次紧,最後整根都插入。

  父亲则跪在两姐妹的前面,把阴茎放在两嘴间,两姐妹伸出舌头不停的舔,大姐舔上面,小妹则舔下面,整根阴茎都被舌头舔得湿淋淋,好像一条红肠被两把蜜糖扫把蜜糖扫满。

  这时华秀走到父亲面前趴下翘起屁股,父亲跪在华秀後面把已湿淋淋的阴茎滑入华秀的小穴,起劲的抽插使得华秀细小的乳房也一前一後的不停摆动。

  在旁观看的思明看见这情景,使阴茎更膨胀,正好顶住母亲缝隙的龟头现在更加膨胀,已渐渐把缝隙分开,进入了缝隙中,被缝隙夹住的龟头就像刚出生的小孩,小孩想从子宫进到这世界,阴茎则想拼命的回到子宫里。

  这时思明已没法忍了,不管一切的往上插,母亲也一上一下的摆动,两母子就站着的抽插,每次插入都几乎可以让龟头进入子宫里。 父亲和其他孩子们都放下抽插的动作为这感人的场面拍掌。

  「对呀,思明,把精液射进子宫里。」他们都叫喊着。 思明和母亲抽插十分钟後,思明射了︰「我……唔……呀……射了……」思明往上顶,母亲则往下坐,除了阴囊外,整根阴茎都插入母亲的穴里,龟头顶着子宫碰射出一股又浓又多的精液进子宫里,思明的感觉就像重生一样,新生命已在母亲的子宫里诞生……以後的日子,思明一家人已无分彼此,在家中只要喜欢便可随时随地找人插穴做爱,还不时带新的男女同学回家 给父母亲抽插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