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女大学生刘卉续
女大学生刘卉续

   01-小少妇
    6年后……
  王远把刘卉叫到了办公室,一把抱住她。刘卉很顺从地和处长坐在沙发上,靠在处长的胸前,头靠在处长的肩上。

  “小卉,一个月没疼你了,想我吗?”王远在她耳边轻轻地说。

  “嗯!”王远感觉到了刘卉有些粗的呼吸声,顺从地躺到沙发上,一副软绵绵的样子,王远轻轻地抚摸她的脸,她闭上眼睛,於是处长开始地吻她的脸,然後慢慢地停留在她的唇上。

  这是一张没有经过任何化妆的脸,随着处长的热吻,刘卉慢慢动情起来,开始回吻王远,这使王远情绪更加高涨,把手伸进了她的内衣,把乳罩往上推,便触摸到了她的乳房,那那是一双小巧、柔软、温暖的乳房,光滑细腻。从表面上看,她几乎没有什麽乳房,但是摸在手的感觉很好,软软的,乳头不大,很有韵味。

  随着抚摸渐渐加深,刘卉开始轻轻呻叫起来,双手搂住了处长,俩人开始忘情的亲吻,她的腰肢开始扭动,在渴望着什麽。 於是王远把她压在身下,让两个人的下身紧紧贴在一起扭动,用力地亲吻对方,象是要把对方吸进自己的体内。

  刘卉在处长的身下发出了愉快的呼声,那声音让王远沉醉、发狂,王远的双腿在刘卉并着的双腿中轻轻的摆动,她便很配合地分开了双腿。王远把那那胀得厉害的阴茎,隔着裤子,对她的阴部用力摩擦。

  王远感觉到躺在下面的少女,身子不断地向上挺进,大腿弯曲向两则分开,裙子滑落腰际,两条白净纤长的大腿散发着诱人的昧力王远让阴茎紧紧抵住她的阴部,加大了力度。对她的吻也没有停过,把她的唇封了个严丝合缝,让她透不过气来。

  “您要气我敝死!”刘卉移开唇,喘着粗气,娇气地说。

  王远只等她喘了一口气,立刻又封住了她的香唇。手掌在她的两只乳房之间来回抚摸着,两粒细小的乳头已经变硬、胀大。

  两个人的下身仍在用力摩擦着。虽然隔着裤子,王远依然感到刘卉阴部的温暖,而且传递着一种热浪。热浪迅速传遍王远全身各个部位,随即又化作一股强大的热流直冲小腹,然後再直逼阴茎,将一冲而出。

  王远赶快一把捏住阴茎包皮,刘卉软绵绵地躺在沙发上。王远把刘卉搂在怀,吻她,抚摸她。一只手在她的腿上来回移动,渐渐地向上移动,停留在她的阴部,白色的裤衩隔着裤子用手掌搓揉着她的整个阴部。

  刘卉的裤衩已被爱液浸湿了,几根稀疏的阴毛从裤衩两则露出来,又黑又亮。

  王远用手指从裤衩则边渐渐地探了进去,立刻感到了刘卉炽热、潮湿的阴部。

  她的阴毛较硬,同她的头发一样,弹性很好。王远再往下摸,探到了阴蒂,在处长的爱抚下,刘卉的阴蒂已胀大,变得很明显。

  王远用食指和中指顺着阴蒂往下探,分开两片潮湿的大阴唇,触摸到两片柔软、湿润的小阴唇。并且感觉到爱液还在源源不断地从两片小阴唇的中缝中润出。

  王远用食指探到了爱液的源头,将食指轻轻地、慢慢地、非常小心地伸进去,立刻感觉到刘卉阴道猛地收缩,紧紧地将他的手指裹住,并感觉在用力往拉。刘卉的臀部开始扭动起来,王远的手指随着她的扭动节奏在阴道进一出,她又开始轻叫起来,那叫声是那样让人消魂。

  不一会,王远的手全是她的爱液。还是不敢弄得时间太长,怕有人进办公室来。

  就结束了对她的爱抚。

  此时,刘卉软瘫在沙发上,王远帮她整理她衣裙,让她卧在沙发上,双脚落在地上,她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痛苦。

  刘卉在沙发上躺了好一会,才慢慢恢过来。

  王远开车带着刘卉向天使宾馆驶去,在车上刘卉软软地靠在座椅上。

  “小卉,刚才你是不是很难过?”

  “是呀!到了那种时候,如果不进去的话,我下身就会扯着疼,要好长时间才能恢过来。”

  前面有红灯,车慢慢停了下来,这时过来一个兜售黄色VCD的小贩子问要不要。王远把窗子摇上。“这些盘片多数是假的,拿回去根本就放不出来。”

  到了宾馆後,两个人又拥在了一起,又是一阵温柔的抚爱!

  刘卉的眼睛是那麽令人动情,还有一些哀求的神情。在经过处长的热情抚摸之後,她已经坚持不住了!

  刘卉把手掌按在处长的裤裆上隔着裤子揉捏着他的阴茎。

  王远那受得了这种刺激。马上去把门反锁了。回来後就扑在她身上,边吻着她,边把她的裤衩褪下。刘卉也紧紧是抱着处长,回吻着他。

  王远站起来,面对着这个已经完全盛开的小少妇,拉开了裤子拉链,早已胀大等不及的阴茎一下从拉链处跳了出来,完全出现在她面前,她盯着它看了一会。

  王远弯下腰,再一次地吻住她,同时,把她的裙子掀开,於是她的整个诱人的下身完全显示在面前,而且两腿已大大的分开。

  王远爬到她身上,一边紧紧的搂着她的脖子,把唇紧紧贴在她的香唇上,用情亲吻她;一边扭动着下身调整着阴茎的角度,寻找着她阴道的位置。紧硬的阴茎头抵在她的两片大阴唇之间上下滑动,很快就探到一个柔软温暖的洞穴,梢一用力,阴茎头就滑入了洞口。

  王远怕用力过猛,伤了她,於是慢慢地、轻轻用力,渐渐地往前推进,在快要完全进入的那一刻,突然猛一用力,将阴茎完全插了进去。

  “哦……!啊……”王远听到了刘卉欢愉的轻叫声。他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他的阴茎完全没入了刘卉的阴道,感到了一种征服的温暖。

  刘卉体内的温度顺着王远的阴茎传导到他的每一个细胞。刘卉的阴道在一张一驰地有力收缩,产生了一股力量,仿佛要把他的阴茎及整个人完全吸进体内。

  王远配合着她,将阴茎完全送进去,她里面有一种神密的力量,牵着王远的阴茎用力往拉。在两个人结合的地方已经看不到一丝缝。只看到缠在一块的已分不出谁是谁的阴毛。结合得是那麽牢固、那麽完美,完全合成了一个整体,随着一个美妙的节奏上下左右摇动,仿佛是在跳一曲疯狂的拉丁舞。

  王远恨不得变小附在阴茎上,钻到她的体内,去探究她那神密世界,面到底住着一个什麽样的神仙,竟有那麽大的魔力,要把他往拉。刘卉闭着眼睛,把舌头伸进了处长的口内,用力在吸吮着。王远也把舌伸进了她的中,同她的舌卷在一起。

  王远喜欢这张唇,没有任何化妆,还有一丝丝淡淡的香味,但不是那种香水味,而是从刘卉身体中散发出来的那种只有少女才有的特殊体香。从她的乳房上、耳朵上、脖子上,到处都散发着这种体香,让王远感到是那样的惊奇,又是那样的振奋。

  刘卉用手紧紧搂住处长的脖子,紧紧地把处长往她身上贴。两条纤长的大腿紧紧的夹住处长的腰,两脚紧紧地扣在处长的腰上,把屁股抬高。且向上一挺一落的,迎合着阴茎的抽插。在几次激励的抽插之後,她会将阴部紧紧地贴紧处长,不让处长动。

  这时王远感觉阴茎头象是被几百只蚂蚁在轻轻地吸吮着,那种感觉简直无法用语言描述。整个阴茎被她那像嘴一样的阴道一一紧地吸吮着。

  几个回合之後,王远已失控,随着阴茎的一阵抖动,王远把对刘卉的征服化成了一股暧流通过阴茎注射到她的体内深处。

  这时感到刘卉身体一阵擅抖,嘴发出“嗯……嗯…”的呻叫。随即她把王远搂得更紧。

  於是王远把阴茎紧紧地抵住她的阴道深处。两个人就这样紧紧地搂着,谁也不说话,都喘着粗气,已经完全合成了一体。

  就这样动也不动,静静地躺着,身体还连在一起。王远要让他的爱液流向刘卉身体的每一个角,让她浑身上下都留下征服的痕迹。

  不知过了多久,王远将变软了的阴茎从刘卉的阴道内拉出来,谁知多余的精液也随着流了出来,王远想用手挡住,已经来不及了,一涌而出的白浆流到了刘卉的花裙子上,印湿了一大块。

  “怎麽哪麽多呀!”她一边擦着阴部和裙子上的精液,一边嗔情的责怪处长。

  “积累了20多天才给你,怎麽会不多呢?再说都是给你的。”王远笑着说。

  “您坏!”她一边抵头擦拭着,一边站起来,谁知,更多的精液又顺着大腿往下流,“啊!怎麽还有,您怎麽那麽多呀!”她叉开双腿,掀开裙子,黑亮的阴毛非常显眼,小巧的屁股很均匀,圆圆的微微向上翘,那样子非常诱人。

  “您看,把我的裙子弄潮了一大片”她把那块湿的地方给我看,装出有些生气的样子,“您也一直弄别人呀,老实说,最近又对哪个小女孩使坏了。”

  王远从後面搂住她的小腹,把头放在她肩头上,脸贴着她的脸,“多了,一个个说的话到明天早上也说不完,你还不如用这时间把我吸干了容易些。”说着把手从她的上衣口处伸进去,轻轻地抚弄着她的乳房,拨弄着她的乳头。

  刘卉表现出很乐意的样子。看得出她喜欢处长这样抚摸她。

  02-酒醉後的情人

  1

  “王处长!王处长!张局长找您,让您去他房间一下!”原来是司机张淼在敲门。

  “噢!知道了!”我马上就来!“王远被这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吓了一下,原本已经软下来的阳具便从阴道内滑了出来。

  只见刘卉的下体湿淋淋地,肥嫩的大阴唇由於性兴奋充血,显得格外的红润饱满,娇嫩的小阴唇稍微张开一点,半掩半遮地护住了阴道口,随着王远阳具的滑出,她那被射满精液的嫩穴隐约一露,一丝乳白色的精液顺着阴唇的下放,流了出来。

  ”哎呀!都流出来啦!讨厌!是谁在喊呀!“刘卉一边拿起一张餐巾纸捂住下体,一边娇羞地抱怨。

  很快刘卉手中的那张餐巾纸就给流出来的精液弄湿了,刘卉顺手将餐巾纸扔进了墙角的东西桶里,然後又拿起一张捂着下体,说道”处长……你今天射的真多呀!都用了两张餐巾纸了“她一边说一边擦拭着下体斑斑的秽迹。

  ”嘿……嘿……今天实在是太兴奋了!真舍不得你呀!“王远提着裤子说。

  ”你好坏!就会骗人!“这时刘卉已经拿起了第叁张餐巾纸,作最後的擦拭。

  王远这时已经穿好了裤子,见刘卉还在擦拭下体,连忙说道:”来!卉宝贝,让我来帮你擦!“

  说完就从麻将桌上拿起一包餐巾纸,从中抽了一张拿在手上,蹲在了刘卉的胯下,刘卉见状知道胯下的这个老头,是想看自己流淌着精液的嫩穴骚态。

  想到这里,刘卉分开了站立的双腿,两条雪白大腿淫荡张开,很快她就感觉到下体一阵酥痒,提着裙子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放了下来,顿时,薄薄的吊带裙摆一下子将王远的整个头部给罩住了!

  成熟女性的体香,加上头被吊带裙摆罩住了,所以王远顿时十分的兴奋,一双手抱住了刘卉两条丰润雪白的大腿,由她那雪白浑圆的两条大腿内侧,快速地往大腿娇嫩的根部抚摸上去,到达毛绒绒的阴户後,便用中指和食指轻轻地分开湿淋淋的肉缝,露出红嫩的小阴唇。

  刘卉被弄得一阵颤抖,真切地感觉王远已经完全分开了自己的嫩穴,她想象着裙下的王远下一步会做什麽!兴奋和刺激让刘卉的双手情不自禁地抱住了他的头,刘卉甚至有些渴望王远用嘴去舔弄自己的阴唇。

  王远似乎很理解刘卉的想法,只见他嘴凑近刘卉的肥嫩的大阴唇,然後伸出舌头试探地舔起鲜嫩的小阴唇嫩肉来,这刘卉期待的舌头的到来,让她浑身快乐的如遭电击一般,全身的性神经都集中在阴唇嫩肉上,尽情地享受王远舌头给她带来的快乐。

  ”哦……噢……喔……噢“刘卉开始断断续续地呻吟开了!

  ”卉宝贝!你下嘴的肉好嫩呀!“王远一边舔弄一边淫秽地说道。

  ”啊!……处长……那你就吃吧!……噢……“刘卉也开始淫荡地回道。

  ”好呢!“王远将头伸出裙子换了一口气,然後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卉宝贝!“

  说完王远的双手扳住了刘卉肥嫩雪白的屁股,伸出舌头将两片丰腴的阴唇舔开後,舌头抵住阴道口的嫩肉一阵顶弄,然後又用嘴唇含住了刘卉的大、小阴唇,就象接吻一样紧紧地含吸住。

  嘴唇的咂吮和舌头的舔弄,令刘卉觉得自己的下体有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这种感觉是阳具交媾和插入所没有的,极度的快感让她终於再次发出压抑後的淫荡呻吟:”啊……噢……舔……深一点……再深……啊……再深!……哦……“王远听见刘卉被自己舔弄的如此淫骚,一种变态的成就感促使他更加卖力舔弄,将头卡在白嫩的大腿间,将舌头从会阴处开始往上舔,就连鼻子也顶磨在刘卉的阴蒂上。

  这样的刺激令刘卉下体舒服的阵阵颤抖,全身滚烫。

  ”‘啊……哦……再用力……插深……一……点……噢……你的鼻子……碰到了……我的阴……蒂……噢……’“

  此刻的刘卉已经陷入无边的性狂欢之中,放纵地淫叫,直搞得她媚眼如飞,全身颤抖,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地道的淫妇,与6年前被王远占有时的那个少女刘卉完全是两个人。

  王远见到这个被自己玩弄了6年的女人这样十分淫荡的样子,禁不住阳具一阵勃起,不由的想开始欣赏她的浪态和肉体:只见她细皮嫩肉的阴部,令多少男人想用粗大的阳具抽插,她那肥嫩的大阴唇和鲜艳的小阴唇,被舌头舔弄得涨开充血,大量的淫水不停地往外流,顺着娇嫩的小阴唇的下部流到了白嫩的屁股沟中。

  ”啊……哦……我……要!……处长……要!“刘卉被玩弄的性欲勃发,急需一条大阳具来抽插她的嫩穴。

  ”好!就再来一次吧!“王远听到刘卉的呼唤,头从裙子下钻了出来。

  刘卉很快地坐在了沙发上,将两条浑圆白嫩大腿,架在了沙坑的扶手上,两条修长的大腿张得大开,纤腰火辣的像水蛇般的扭动,娇声的叫着:”亲亲的……快点嘛!……喔……噢“

  刘卉故意的卖弄风骚,搔首弄姿的挑逗着王远的欲火和淫心。王远那经得起这样的挑逗,也顾不得再脱裤子,只是从裤裆里,掏出粗长的阳具,扑到刘卉雪白丰满的肉体上,屁股一挺,粗大的鸡巴一下插进了早已是湿漉漉的阴户中。

  ”啊……好粗的……东西呀……用力……舒服呀……噢……“刘卉双腿钩住了王远的腰部,用力地筛动着肥白的大屁股,配合着王远的大力抽插。

  大概抽插了十多下,王远觉的不过瘾,於是双手将她的双腿架在肩上,摆出了”老汉推车“的架势,开始大力地频频地抽送。

  刘卉随着王远抽插的节奏哼叫连连,阴道内的淫水越来越多。由於王远没有脱掉裤子,所以睾丸无法接触到刘卉的阴唇,让她感觉到没有插到底的遗憾,这时她手伸下去摸到了王远的阳具:”处长……把裤子脱掉吧……“王远也正有此意,听到刘卉的吩咐,便把阳具从湿淋淋的阴道中抽了出来,快速地见裤子退到了小腿处,然後再次扑到了刘卉的身体上。

  刘卉十分配合地挺起了白嫩的臀部迎接阳具的到来,同时伸手下去一把握住了硬挺的阳具:”啊!你好大呀,刚刚射完还这麽硬!真是个好东西!“话还没有说完,刘卉将大腿再次分的更开,将手中的阳具轻轻一带,王远的的阳具很快就插了进去,随着王远的一挺,睾丸终於拍击到了她的阴唇,刘卉这时满足地把两腿翘起来再次盘到了王远的腰上。

  王远正准备开始大力抽插,突然门外再次响起了喊声:”处长!我们走吧!

  ……“

  门外的声音应该是张淼发出来的。

  听到喊门的声音,正在交欢的两人顿时一愣,赶紧分开了,连忙各自整理衣服。

  2

  很快两人就从房间里出来了!

  刘卉还是那身吊带裙,只不过由於匆忙的原因,裙子的吊带没有遮盖住乳罩的隐型吊带,那隐型的吊带深深地嵌进了白嫩的肌肤内,显得格外的性感,并且那吊带裙似乎也没有装扮好,不仅乳沟明显可见,而且丰盈满的双乳在半透明的裙装里若隐若现。

  刚一出麻将室,刘卉就看见张淼站在房间的门边,刹那间令刘卉惊的愣了一愣,心里很快就想到刚才自己与王远大风大浪地交欢,自己的淫浪呻吟肯定已经被他听个一干二净。

  想到这里,浑身顿时有一种不自在的感觉,很快乐地想到自己的下体还在流出着男人的精液,整个阴户还是秽迹斑斑,顿感狼狈不已。

  ”嘿。嘿……王处长!刘卉,局长很着急了!“张淼装出必恭必敬的样子。

  ”哦!知道了!“王远十分的不快!

  ”对了,你去取我的公文包。“王远对刘卉说,张淼马上拦了一下,自己进到房间里。 他一边找包,一边把一瓶放了春药的矿泉水,放在房间的迷你吧上…刘卉回到房间後,心里很乱,她很後悔不该和王远进行第二次的交欢,这第二次的交欢,自己不但让张淼偷听到了,而且由於张淼的突然出现,让自己没有得到该有的性高潮和欢乐。

  被挑逗起来的性欲令刘卉更加的烦乱,想想刚才的一幕,她甚至觉得自己的下体又开始湿润了!

  刘卉感觉到自己是真的有些淫荡,连忙调整了一下情绪,强迫自己不再去多想,坐到沙发上,吊带裙的一双浑圆的大腿被丝袜包裹住,黑色薄薄的丝袜下的大腿,透出的肉色显得格外的神秘和性感,裙摆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想後缩进了一些,因此大腿根的地方都几乎露了出来。

  白嫩的肩膀下,吊带群的吊带更衬出刘卉娇嫩乳房的丰满坚挺,那刺眼的隐型吊带,托出她肌肤的细嫩和雪白,天气也真的很热,加上和王远的那一场疯狂的交欢,现在刘卉真有些口渴了,於是她拿起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半口。

  由於刘卉抬头喝水,所以本来很挺的乳房,此刻显得更加的丰满高耸。她又拿起那瓶水喝了几口,很快那瓶水就只剩下一点点了!

  刘卉突然就感觉到天旋地转地倒在了地毯上。

  计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张淼进了房间,见刘卉此刻一动也不动,好象已经睡着了!

  张淼开始打量她的美态,只见刘卉头发篷松,腮红耳臊,粉面微红、呼吸急促、气息炽热,完全一幅春情勃发的骚态,与春药说明书上写的一模一样。

  张淼看到这里,双手已经伸到了刘卉丰满高耸的胸前,突然又停住了!他还是有些不敢和不放心。

  ”刘卉!刘卉!“张淼先试探地伏在她的耳边轻轻地喊了两句,然後用手摸住刘卉裸露在外白嫩的肩膀摇了摇。

  ”真他妈的白嫩呀!“张淼的手一触摸到刘卉的肉体,就感觉到肉体的娇嫩,心里暗暗地骂道。

  此刻刘卉被摇动的肩膀,带动着丰满白嫩的胸脯也随之摇晃,在白嫩的乳沟处形成迷人的乳波,张淼努力地压抑着下体的冲动和勃起,作最後一次的试探:

  ”刘卉!刘卉!你怎麽了!“

  ”唔……“刘卉只是轻轻地”唔“了一声,又没有动静了。

  张淼这时再也忍不住了,他觉的再也不能失去命运赐予的任何一次机会了。

  只见他双手拉住刘卉肩膀上的两根吊带,用力往肩下一扯,顿时雪白的胸脯就完全展露在张淼的眼前。

  超近距离的欣赏,一对肥白、娇嫩的乳房,赤裸裸地展现在张淼的面前,酥胸上白净而丰嫩的乳房,高高地挺立在胸脯上,那两个乳房颤微微得,随着少妇的呼吸而起伏不停,很是性感,鲜艳的乳头,娇艳的象两粒新鲜的葡萄,令张淼禁不住要含吸她。

  但是张淼还是不敢造次,实在是太美了,想的太久的东西,一但到手却又十分的犹豫,这时的他甚至不敢去用手去抚摸。

  张淼看着白嫩的乳房和娇嫩的乳头,禁不住咽了咽口水。

  接下来他的视线又被裙下的风光吸引住,张淼弯下腰拉起刘卉的裙摆,一双浑圆的大腿立即出现在张淼的眼里,张淼将头低下来,就想妇科医生那样的仔细检查。

  只见他将刘卉的两条大腿轻轻地分开了!很快就发现在大腿根部的内侧挂着两行白色的黏浆,而且在阴户中还不断有丝丝淫水透过窄小的丁字内裤往外渗透着,虽然他很想拉开那条黑色的丁字裤来看,但是还是忍住了!

  他只好想象在娇嫩的大腿间、小腹下,那女性神秘部位是多麽的引人。

  但是美人的吸引使张淼心有不甘,再次低下头去查看,只见那窄窄的叁角裤紧紧地包住丰满的阴户,在丰腴的大腿之间,露出几根幽黑黑的阴毛,丰满白嫩的大腿间的皮肤很是白嫩细腻而且富有弹性。

  ”‘ 啊……“看到这里,张淼更加冲动了,他真想马上剥下她的叁角裤,看一看象征女人的阴道深处以及那娇嫩的大、小阴唇。这时,他下体的大肉棒随着性的冲动更加猛挺。

  张淼大口地喘了一口气,眼前的这一切看得他神魂颠倒,不知道是在干什麽,他心里在想,这个少妇的皮肤真是白嫩啊,身材丰满而富有弹性,一对娇嫩的大乳房挺拔而富有性感,大腿丰润鲜嫩,阴户肥嫩而又细腻。

  张淼抬头看了看手表,现在已经是晚上12点了,他连忙将刚才扯下来的裙子吊带重新地拉好,将刘卉的裙子整理了一下。

  他将头埋在她深深的乳沟里,开始嗅吸她发出的体香以及女人特有的味道。

  只见张淼一手搂住她的细腰,一手伸进了刘卉露胸的吊带裙的腋下,拨开乳罩从侧面往下伸去,不一会终於握住了想了很久的一对雪白饱满的乳房,他感到刘卉丰满白嫩的乳房富有弹性,乳房顶点的两粒乳头茁壮挺立,乳头似乎很小很嫩。

  ”唔……“刘卉好象在睡梦中动了一下,娇嫩的脸蛋更加的红润了,呼吸也似乎更加的急促,从乳房上传来的体温,显得她浑身发烫。

  此刻刘卉那一对被张淼想了多时的娇嫩大乳,终於握在了他的手里,顿时张淼感到手中象是握住了一团棉花,又象是握到了一个汽球,又软又涨,好有弹性,於是他毫不客气地摸揉起来。

  ”噢……唔……“刘卉又动了一下。

  张淼感到手中的抚摸到的乳头慢慢变硬,另一颗乳头同样被他搓揉得也硬挺起来。春药的作用加上张淼的抚摸,弄的她全身酥麻得微微颤抖。刘卉似乎进入了一场春梦。

  ”唔……噢……喔……“又是叁声毫无意义的呻吟。

  张淼没有理会她的娇叫,用手伸到她的大腿处,一把将裙摆撩了起来,但是由於刘卉坐着的原故,所以裙子只能是前面被撩起来,而屁股後面被坐住了,不过这也够张淼享受一阵了。

  只见被翻开的裙摆下,一双白嫩、丰满的大腿展露在外面,张淼看的眼花,将手伸进去,想扯掉她的丁字内裤,可是因为刘卉坐着的缘故,没能将她的丁字内裤脱下来。

  於是,张淼用手指勾起丁字内裤的胯下的那条窄小的布条,将手指伸进了刘卉身体下面蠕动着的女人新鲜花瓣似的大阴唇,摸到了从浅粉红的裂缝间流出的一丝淫水和王远刚才射进去的精液。

  张淼禁不住向那丰肥的阴户捏了捏,然後又在花瓣似的大阴唇上揉搓了一阵子。

  在春药迷惑下的刘卉,可能真的在做春梦,只见她的下身却在不停地向张淼的手指挺动,似乎想要张淼的手指插进她的阴道深处。

  张淼也感觉到了刘卉的想法,他的手在急切地抚摸刘卉丰满、肥腴的阴户,她阴户上那些阴毛细细柔柔的,刺激着张淼的手十分的舒服,这样摸弄了一阵,便把手指探入了她湿润的阴道口。

  突然张淼低下了头,将脸埋在了刘卉的两腿之间,但是他很快又抬起了头,嘴里自言自语地说道:”' 哎呀!他妈的,差点吃了那个老王八的精液!我呸!

  呸!“

  原来他是想用嘴去舔弄刘卉的阴部,张嘴去含缀她那鲜嫩的阴唇,开始调情和催情,只是可能闻到了精液的味道才罢的。

  这时刘卉的下体已经流出大量的淫水,用手指一摸滑溜溜的,张淼禁不住用一只手捏住那条丁字裤,向上一扯,顿时那丁字裤的布条便嵌进了丰满的大阴唇内,看着这样的淫态,张淼的阳具一阵猛挺。

  张淼又伸出另一只手下去,拿住了嵌在白嫩大屁股间的那一头的布条,然後开始开始上下地抽动,就好象在锯什麽东西一样。很快那窄窄的布条就被流出的淫水和王远射进去又流出来的精液给弄湿了!

  这时,刘卉闭着眼睛在不停地扭动腰肢,一双黑色开裆裤袜下的丰满白嫩的大腿不停地抖动,好象在呼唤张淼快些直捣黄龙,好好地给她全面的充实,只见她把丰满、白嫩的双腿霹开得大大的,让张淼看的一清二楚。

  特别是她那大、小阴唇的张合,就象和内裤接吻一样。

  ”妈的!原来这就叫’咬裤‘,真够刺激的!“张淼有些变态地自言自语地玩弄着。

  突然张淼感觉到自己的下体有一种要爆发的感觉,顿时下了跳,连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手将刘卉的内裤松开。

  ”啊!……“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妈的!差点就射出来了!“3

  就象搀扶病人一样,张淼搀扶着瘫软的刘卉放在床上,长长地嘘了口气。

  看到床上的睡美人,张淼顾不的休息,连忙去了卫生间,将浴缸放满了热水,放好热水,张淼急急忙忙地来到刘卉的身边,张淼双手拉住刘卉肩膀上的两根裙子的吊带,用力往肩下一扯,全部扯了下来,并从她的脚下将裙子褪了出来,顿时刘卉雪白的肉体上仅剩下了一件隐型的乳罩和胯下那条窄小的可怜的丁字裤。

  浑身白嫩的肉体差不多全部展露在张淼的眼前……看见刘卉丰满坚挺的乳房穿着的隐吊带的乳罩,张淼迫不及待地将刘卉的身体稍微翻转一下,伸手到她的背後,找到乳罩的扣子,一捏一送,乳罩很快就送开了,张淼将刘卉的乳罩一拿开,一对雪白娇嫩的乳房就完全地展露在张淼面前。

  看呀!那羊脂白玉般的大乳房,粉嫩如水豆腐一般,那粉红粉红的小乳头在胸前微微颤抖,由於春药的刺激,粉红的乳头已经勃起挺立。

  张淼双手抚摸着这一对白嫩的乳房,柔软而又有弹性,张淼含住刘卉的乳头一阵吮吸,用嘴狂乱的吸吮着刘卉的乳房,坚硬的胡渣横扫着她娇嫩大乳房的嫩肉,大嘴在弹性十足的乳房上癫狂地吻弄。

  同时,用牙齿轻咬、轻刮着她那鲜嫩的乳头,玩得那样的疯狂。经过一阵的玩弄,刘卉那鲜嫩的乳头被弄得更挺,更加娇嫩了,那红彤彤、湿淋淋的乳头,透出强烈的淫欲。

  张淼玩够了娇嫩的乳房,注意力又转向了刘卉的下体,只见她的下体仅有一条黑色的丁字裤,而这条本来就窄小的内裤已经被”咬“进肉缝之中了,一对肥嫩的阴唇紧紧地夹住那窄小的布条。

  张淼欣赏了一下,双手拉住内裤稍微用力一扯,刘卉顿时浑身一丝不挂,只见丰腴的大腿间的阴户鼓蓬蓬的,分开她那丰满的大阴唇看到了紧揪揪的阴道口。

  刘卉的阴部很漂亮,也很性感,虽然张淼在监视器上很多次欣赏过,但是这样零距离地看到实物还是第一次,怪不得他的阳具此刻好膨胀的出火!张淼再次在心里告戒自己一定要忍住,千万不能早泄!

  张淼稳了稳自己的心态後,继续欣赏刘卉的阴户,在阴户上的阴毛十分茂盛,覆盖着她的桃源洞口,但是在大阴唇附近的阴毛却不多,一条浅粉红色的肉逢微微张开,张淼忍不住用手指伸入一撩,刘卉的全身震了一震,大量的淫水涌出。

  ”哎呀!他妈的老王八的精液还没有流完!他妈的!“原来是张淼将粘着淫水的手指放在自己的鼻子下闻了闻,便骂开了:”他妈的,那老子就做一回妇科医生吧!“

  说完离开了刘卉,从客厅里背起一张真皮沙坑进了卫生间,然後又一把抱起浑身赤裸的刘卉走进了卫生间,将刘卉放在了真皮沙坑上,刘卉浑身无力地靠在真皮沙坑上,双腿被张淼拉起分开搭在了真皮沙坑的扶手上。

  ”好啦!本人要做妇科医生了!“张淼看着仍然处在昏睡状态下的刘卉,淫秽地说道。

  说完後,张淼手拿淋浴的蓬头蹲在了刘卉的两腿之间,只见他将蓬头对准刘卉丰满白嫩的大腿,又用两个指头分开浓密的阴毛,开始用热水冲洗,紧接着一手从两片肥嫩的大阴唇开始揉摸,然後又擦洗鲜嫩的小阴唇、阴蒂,最後将手指深入了阴道。

  张淼感觉刘卉的阴道紧紧的含着他的手指。感到刘卉这个少妇的阴道有一股强烈的紧箍力,阴道里的嫩肉紧紧地夹着他的食指,紧夹中透着一股温暖的热气,很是让人感到舒服。

  显然在昏睡中的刘卉的性兴奋也产生了,开始充血的阴道嫩肉,使得少妇的阴穴显得较紧。

  张淼意犹未尽地轻轻地分开刘卉肥嫩的大阴唇一看,看见了一个鲜红的、日思夜想的肉洞。

  ”操!这麽小的肉洞竟然能容纳下那麽大的鸡巴,真有意思!“张淼此刻可能真後悔当初没有去报考妇科专业。

  这时卫生间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妇科检查用的一次性阴道窥镜,张淼用手指分开她大小阴唇,右手拿起阴道窥镜,小心地将阴道窥镜插进了刘卉被分开的大阴唇之间,流出来的淫水,很快就将阴道窥镜湿润了,张淼握住阴道窥镜的右手稍微一用力,阴道窥镜就抵开粉嫩的小阴唇,插进了阴道内。

  ”噢……唔……哦……“阴道窥镜的插入,令刘卉又是叁声毫无意义的呻吟,同时一双浑圆白嫩的大腿下意识地夹动了一下。

  ”哎!不准动!“张淼对着昏睡的刘卉装出医生的口吻说道,同时双手按住了刘卉的双腿,这时刘卉的阴唇含夹住阴道窥镜竟然没有掉下来,张淼看到後,特别的兴奋,只见他兴奋地用食指轻轻地弹动阴道窥镜的末端,那阴道窥镜被弹动後,还不住地摇晃,但就是没有掉出来。

  ”哇操!真鸡巴过瘾!夹的真紧呀!“张淼兴奋的浑身发热。

  就这样张淼反复地用手指弹弄着刘卉的阴部,每弹弄一下,刘卉的嘴里就发出含糊的呻吟:”噢……唔……哦……“

  这样玩弄够了後,张淼用手握住阴道窥镜的末端,然後开始旋转阴道窥镜的末端的扩张栓,慢慢地刘卉娇嫩的阴道就被张开了,张淼凑近一看,”哇“阴道内粉色内膜形成湿湿的深洞,还一缩一缩的,成熟女性阴道内闪露着迷人的神秘气息。

  张淼看得下体极度的膨胀,他的脸已经差不多贴进了刘卉的阴唇。

  ”啊……噢……“张淼深深地出了两口气,然後又拿起阴道灌洗器,将阴道灌洗器的阴道插头插进了完全张开的阴道内,另一头则接在了盥洗台上的热水龙头上,一切准备好之後,张淼打开了热水龙头。

  刘卉的阴道被热水一冲,浑身在昏睡中一阵颤抖,嘴里发出一阵谁也听不懂的呻吟:”噢……唔……哦……“

  很快阴道内盛不下的热水,就从阴唇的下方流了出来,顺着白嫩的屁股沟流到了沙坑上,在沙坑上形成一滩淫水和精液的混合物。

  这样冲洗了近十分钟,从阴道内流出的水便已经很清澈了。

  张淼见状,知道已经冲洗的很干净了,於是将阴道灌洗器的插头,从刘卉的阴道内抽了出来,然後又旋转阴道窥镜的末端的扩张栓,慢慢地将扩张栓收紧,这时阴道窥镜恢复了原样,由於阴道窥镜的恢复原样,使得阴道里的积水,被阴道内的嫩肉挤出了不少。

  张淼等挤出的水流得差不多了之後,慢慢地将阴道窥镜从刘卉的阴道内抽了出来,然後拿起淋浴喷头,一手翻开刘卉粉嫩肥嘟的大阴唇,开始作最後的冲洗。

  不一会就完成了最後的冲洗,张淼又将沙坑上的积水清理干净。这时那被冲洗後的花瓣那麽的新鲜艳丽,特别是那发出粉红色湿润光泽的阴道口,还在流出清澈的淫水,显得更加的迷人。

  张淼终於将刘卉的阴道和阴部冲洗干净,接下来又用毛巾将刘卉浑身上下擦干净,最後竟然拿出了吹风机将刘卉的阴毛给吹干了!这一切弄完把张淼累的瘫坐在沙发前。

  4

  休息了一会,箖管箜箅只见他自言自语地说道:”现在该我吃嫩肉了!“说完张淼看了看微微隆起,饱满的阴户,生得是那样的丰满、鼓涨,在鼓涨的大阴唇间,裂开了一条细逢,紧挟挟的、一丝细细的淫水顺流而下,粘湿了大阴唇下端的那些阴毛。

  张淼看着看着,禁不住用手指轻轻地分开,少妇的两片已经闭合的阴唇,只见肉逢中鲜嫩可爱的、红涨涨的小阴唇竟然在一张一合地煽动,急待含夹大鸡巴的样子。

  张淼一看就知道,这时少妇才特有的性技巧,那宛如红豆的阴蒂也突突地挺立在阴唇的交合处的顶端,显得极有性感。

  看到这里,张淼在也忍不住了,他将舌头伸出来,轻轻地舔了舔那粒红豆般的阴蒂。

  ”唔……噢……“刘卉下意识地一挟丰美、肥嫩的大腿,将张淼的头挟在了阴户间,这时张淼毫不客气地将嘴张开,用力地吻吸住刘卉的整个阴户,用舌头撬开了刘卉紧挟的大阴唇又用舌头抵进了红嫩的小阴唇,然後用舌头不住地卷吸着少妇刘卉倾泄而出的淫水。

  刘卉似乎在梦中将自己的阴户尽量地向张淼的嘴里挺去,同时还摇晃着宽大、肥嫩的屁股,用娇嫩阴唇在张淼嘴边的胡子上磨蹭,似乎想要以达到酥痒的快感。

  这些令人性欲激增的神秘地带,刺激着张淼,他的下体已感到极度膨胀。

  张淼实在是忍受不了性欲的煎熬,浑身的热血沸腾,只见他用嘴唇含住了刘卉那丰满、娇嫩的两片大阴唇,用力地含吸,刘卉那肥嘟嘟、娇嫩嫩的大阴唇,顿时被他的嘴唇拉扯起来,当他的嘴唇一松时,肥嫩的大阴唇很快又弹了回去。

  软软嫩嫩的大阴唇被张淼反复用力地吸缀,昏睡中的刘卉似乎开始有些激动,只见她开始依啊啊地叫起来:”噢……喔……哦……“这样反复地玩弄了一会,张淼感到极度膨胀的下体急需找个地方去发泄,而且他也发现刘卉的反应越来越强烈,看样子她可能马上就要清醒过来,於是站了起来将刘卉一把抱起来到卧室的床上,将刘卉仰卧地放在床上,然後提起她的两条腿,往床边一拖再大大地分开,自己很快就站在了刘卉的两腿间。

  好一个”老汉推车“的交媾姿势。

  张淼摆好了姿势,深深地吸了口气,就好象即将开始一件重大的节目一样,他似乎有一种平时剪彩的感觉,顿时心里感觉到有些好笑、也有些滑稽。

  ”妈的!就开始剪彩吧!“他真的想起了剪彩时候的场景。

  心里咕隆了一句後,只见张淼抬起她的两条白嫩的大腿,粗大的阳具对准她湿淋淋的肉穴,腰部用力一挺,只听见”吱……“地一声,张淼粗大阳具便插进去一半。

  张淼那大半截肉棒没入她的体内,已感觉十分挤迫,她的阴道紧窄,看样子被男人的阳具磨损不多。

  ”妈的,那个老王八看样子用的不多!“

  张淼感觉的阴道的紧逼,心里一阵的激动,这想了很久的嫩穴终於让他插进去了,心里一激动又开开始骂王远了!

  很快他就有了要射精的感觉,实在是太兴奋了,於是又用力一顶,足有七、八寸多长的大阳具完全被刘卉的窄小的阴道吸纳,她娇嫩嫩的肉穴紧紧地咬吸着张淼的大阳具,张淼的阳具象被贴身的暖水袋套着,有说不出的畅快。

  ”啊……舒服!妈的……痛快……过瘾!……操……!“一阵又一阵的快感从张淼的阳具传遍全身,张淼的阳具清楚的感觉到,刘卉的阴道愈来愈滑润。当他将阳具抽出来的时候,那拔出一大节的阳具上面附着着刘卉透明、黏滑的爱液。

  又是近一百下的大力抽插,张淼真切地感觉到了要射精了,但是他心有不甘这麽快就射精,於是连忙用力掐自己的手,想以此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但还是不行。

  ”哎哟!妈的好痛!“张淼自己掐的自己大叫一声,但下体的刺激还是很强烈,他已经感觉到了身下的刘卉似乎已经开始清醒过来,她不停地扭动着丰白的屁股,那娇嫩的阴部象一个电动筛子一样,不停地抖动,两个高耸而丰腴的乳房随着张淼的抽插在不停地上下抖动。

  ”啊……她快要醒了!该要留点什麽东西来威胁她,要不然,等一下就不好收场!“张淼被刘卉不停地扭动,心里突然想到这些,这下子就清醒了许多,阳具的兴奋度也很快乐下降了。

  想到这里,只见他很快地见刘卉的两条浑圆白嫩的大腿放下,将硬挺的阳具从刘卉湿淋淋的阴道内抽了出来,然後跑到床的对面很快地架好了摄象机,连好电视,很快电视机里就出现了刘卉一丝不挂的裸体。

  张淼真是有专业水准,他将摄象机的镜头调到最佳位置,然後手拿摄象机的遥控器回到了床上。

  ”妈的!真过瘾!抽出来这麽久,竟然还没有软!“张淼真的是很兴奋,看着自己还是硬挺的阳具,骂了一句。

  电视里,张淼又趴在了刘卉的身体上,一手握住阳具一手分开刘卉的大阴唇,很顺利地插入了阴道内。

  抽插了几下,张淼回头一看电视,发现不对,原来电视里可以清楚地看见自己的脸。

  ”哎呀!好危险!这样岂不是可以看见是我在奸淫她!“张淼心里一想,连忙又从刘卉的身体上爬了起来,迅速地从衣柜里拿起一个假发戴起,又拿起一个口罩戴在嘴上,然後再次爬上了床。

  ”嘿……嘿!嘿!“看着电视里传来的画面,张淼自己都笑了出来,实在是显得不伦不类的样子。

  这一次爬上床,张淼换了一个姿势,他将刘卉背後扶起,让刘卉面对摄象机,然後将阳具插进了阴道内。

  电视画面里只见刘卉的大、小阴唇在一开一合地煽动,有力地夹吸着粗大的阳具,她那两片娇嫩嫩的大、小阴唇便不停地在吸合,张淼伸手到刘卉的大腿间,瓣开刘卉的大、小阴唇,将插在阴道里的阳具抽出大部分,只留下龟头让大阴唇含住,这时大量的淫水便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流了出来了。

  从电视画面来看刘卉似乎已经达到了一次性高潮。

  一边看着电视画面里的刘卉,一边疯狂地抽插,他是越看越有味,阳具在不知不觉中又涨大了几分,有一点涨的难受,於是有开始大力地插送。张淼很快就到了高潮,阳具开始快速地膨胀。

  突然感觉到刘卉好象清醒过来了。

  ”你是谁!你干什麽!“的确刘卉清醒过来了,药力基本上散去,只不过浑身还是无力而已。

  张淼没有去理会刘卉,用力抱紧刘卉开始作最後的冲刺。

  刘卉浑身无力地挣扎,她被张淼紧紧地抱住无法站起来,只好扭动着身体。

  但是正是这扭动身体的动作,却正好加剧了张淼阳具的刺激,那白嫩嫩的大屁股不停地筛动,令张淼的阳具插得更进更深。

  ”啊……噢……放开我!你是谁呀!放开我!……我要喊了!“刘卉一边感受到阴部传来的快乐,一边挣扎着。

  ”不!……不要喊!你看电视里!“张淼听说刘卉要喊,下了一跳,连忙说道。

  刘卉应声,往电视里一看,只见电视里的她娇喘连连,满脸春情,那肥嫩的大阴唇和鲜艳的小阴唇,被张淼抽插的涨开,大量的淫水不停地往外流。

  张淼乘刘卉看电视的那一会一股作气,狠狠地抽插了百来下,直感到粗大的阳具插在刘卉的有一些磨损的嫩嫩的阴道里,有一种紧箍的快感。

  电视里的画面令刘卉不知所措,而下体一阵高过於一阵的性快感,一阵紧过一阵的酥痒,更使得刘卉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是结束?还是继续?是接受?还是拒绝?

  刘卉此刻真的不知道该怎麽办才好!

  体内还剩下的药力让刘卉再次瘫软在床上,下体强烈的快感,令着刘卉不由自主地用力吸了一口气,顿时,张淼的龟头感到刘卉的阴道深处,一下下的抽搐,穴壁一缩一张,紧紧地挟着肉棒,而肉棒又一涨一涨地磨擦着阴道里的嫩肉,那阴道似忽像吸奶器一样一下下的吸吮着他的龟头。

  张淼知道刘卉已经到达高潮,而他也忍不住了。

  ”啊!……我要射精啦!“张淼狂一声。

  ”啊……不!……不要!……射进去……噢!……啊“刘卉嘴里在挣扎、在拒绝,但是她的阴道因性兴奋却又是一阵紧箍,极力地挑逗张淼射精。

  张淼此时再也忍不住了,把积蓄已久的能量,用力地射在刘卉的阴道深处。

  ”噢……唔……啊……“刘卉被滚烫的精液射的浑身一抖,也达到了性的高潮。

  射完精後,将阳具抽了出来,有些虚脱的张淼躺在了床上一动不动,也不再管其它的问题了,只是静静地回味射精的快乐。

  电视画面里的刘卉似乎有些意犹未尽瘫在床上,只见她娇嫩嫩的大阴唇和娇鲜的小阴唇被阳具抽插的已合不拢了,大量的淫水和张淼的精液不停地流淌出来,很是淫荡,洞口似乎仍是意犹未尽的涨开着,期待着与粗大的阳的再次约会…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