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军校艳遇
军校艳遇

    在年高考过后,大家都认为我一定会被北京的重点院校录取,而我的父亲想让我报北京外国语学院,令人们意想不到的是:我却满足了妈妈的愿望,报考了军校。经过严格的体检,我很顺利地被南阳军事外国语学院录取。 

  很快到了九月,我们要开学了,我拒绝了父母要送我到校的要求,一人踏上了南去的列车,独自在外我像飞出牢笼的小鸟,以后可以自由自在地学习和生活了,我的心情很愉快,幻想着今后军校美好的生活。学院位于河南省洛阳市,那里是南宋的大都会,当地盛产牡丹花,还出了一位名书法家,所以,当时很多人都向他学字,一时曾闹得洛阳纸贵,故事流传至今。我们学院位于城东的小柳河旁,报道的那天人很多,我按照院规办了入学手续,领了军装和生活用品,在军校包括学费,食宿,书本儿,一切都是免费的,每个月还发给我们200元的生活费。我专修军事英语被分到英A班,在师兄的帮助下我来到了宿舍,我住201室,我们新学员一共五名学生,大家相互认识了,今后我们要在一起四年,兄弟们要好好相处啊!上过大学朋友的都知道,我们宿舍按照年龄排序分别为:老大是王伟,老二是赵涛,老三是我,老四是刘红军,老五是苏雷  我们学院有很多北京学员,大多都是军委和军区的干部子弟,其中还有级别很高领导的孙女,孙子。 

  都说大学真是人间天堂,有的是时间,不象高中时那样紧张,忙碌,但那说的是普通的高校,我们军校不但承担了普通院校的学习任务,还有刻苦的军事训练课程,我们发了八身服装,春秋装两套,夏装两套,冬装两套,作训服一套,迷彩服一套。经过半年的学习和训练,我很快习惯了这种生活,我的文化课一直在学院名列前矛,军事课也很好,不论是射击,投弹,拼刺刀,军体拳,单双杠,负重长跑,车辆驾驶在每次的比赛中都在前几名。我的身体也变得强壮,结实,皮肤也晒的有点黑黑的,一米八的身高,英俊的相貌,是很多女学员的梦中情人,教员们喜欢我是因为我的各项成绩优秀,一时我被誉为学院的骄傲,被选为学生会主席,还拿了三千元的奖学金,而我却把它全部捐给贫困地区的失学儿童,还主动到医院献血若干次,此举又得到了社会和学院好的评价。我很快入了党,连续三次荣立个人三等功,两次被评为优秀党员,有的同学开玩笑说我今后是当大官的料  经过军校的锻炼,我感觉自己长大了不少,也成熟了很多,由于军校是禁止谈恋爱的,所以这半年我一直没有碰过女孩子,要是一直这样,朋友们就没得看了,这一段人生经历我也就没必要说了,艳遇就在我校组织的大规模野外拉练前发生了,我是学生会主席,学院派我和团委联系搞好这次演习。我来到院团委找夏建国书记,接待我的是团委刚分来的副书记王越,见到她时我眼前一亮,怎么是这么年轻漂亮的姑娘?看样子最多25岁,她有一米七的身高,苗条却又不失丰满的身材,腿很长,面容清新略带一点严肃,一看就是军校教官的那种气质。她很苗条,腰又细,所以显得臀部有一点大,当然最醒目的就是她的双乳,的确比较大,没想到这么苗条的人也有如此丰满的乳房,而且没有下垂的感觉,雪白细腻的肌肤,长长的秀发,双眼有神,一笑一边一个小酒涡儿,合体的中尉军装黑色女式军用皮鞋,看着非常的干净利落。见到我后她很高兴,你是宋小强?是!教官。来来来请坐!是!我一派军人作风。我看过了你的档案,小伙子表现不错,很有前途!谢谢教官!学院派我来配合您的工作。咱们到三楼谈,我的办公室在那。是!我跟着她上了楼。我在她背后偷看她,教官的身材不错,屁股很大,走起来一扭一扭的,胸前的乳房坚挺。 

  我们走进办公室,经过了一小时的研究,基本确定了工作的大方向,我回到了宿舍,不知为何心里老想着王越老师。在晚上7:00左右宿舍的电话响了,我一接是王越,她约我去她宿舍说有工作研究,我按照她说的地址来到院单身宿舍301室房门一开,看到王老师用种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不由心一动,她请我进去后这时才发现房间不大却很干净,有一张床,一个衣厨,写字台上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个放满书的书架,可能是希望室内阴凉一些窗帘拉上了,开了一盏台灯。我坐下来顺便打量着王老师,她穿着那种很凉爽的像睡衣似的纯棉的衣服和裤子,这种衣服显不出长腿,却使臀部更有曲线感,双乳更加丰满,由于衣服和胸罩都是浅色的,所以深红色的乳头隐约可见,她穿着一双塑料拖鞋,雪白性感的脚同样那么的迷人。我们开始闲聊,她拿出一本儿相册给我看,好家伙,她原来是99年大阅兵军校方阵的领队,照片上的王越英姿飒爽穿着军用短裙,黑色软皮高统靴裸露出一截白嫩的大腿,她高挺着胸脯,标准的军礼,我说怎么气质这么好呢!我又发现一张她拍得很性感的照片——她在海边穿着泳衣,显出她性感的身材。我不由冒出这么一句话:看你!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真是迷死人了!话一出我就后悔了,哦对不起!我涨红了脸看着她。 

  没关系!但是我却发现她说话时胸部起伏得厉害,两个乳房几乎要跳了出来,双腿紧夹着,声音也好像有点哽咽,我下体一热,差一点我的阴茎就要向她敬礼了。我赶紧起身告辞避免出丑。小强你别走!王老师也同时站了起来,不料这下使我们靠得更近,我看着她的娇媚的眼睛,异样中似乎还有渴望,她的乳房离我可能不到一寸,我心跳加速,也无暇考虑,用双臂迅速将她从腰间抱住把嘴印在她的唇上,她张开嘴,让我尽情品尝她细腻滑嫩的舌头,然后将我的唾液和舌头一起吸进嘴里。我的左手抚摸她的背部,在她臀部上的动作也由抚摸变成了抓捏和揉擦,她没有说话,因为她知道自己现在只会发嗯啊的声音,她呼吸急促,起伏的双乳压着我的胸部。我抱着她的感觉,由清爽变成炙热,这股热流直达下体,使我的阴茎肿胀着抵到她的小腹。小强,抱我上床!我兴奋地抱起她,她一直看着我,我们四目相对,她坏坏地笑着,双手紧紧地搂着我的脖子,小脚丫儿顽皮地在空中踢着,小声地对我说:小强要和我做爱了。她现在失去了教官的威严,有的是已发情女孩的淫媚。 

  我轻轻地把她放到了床上,她的双臂始终搂着我的脖子,眼睛示意我该进行下一步了,我知道这时应该趁热打铁,左手一边感受光滑的肌肤,一边顺势将她的上衣脱去,右手则摸进内裤,滑腻而有弹性的臀部让我想将它全部覆盖,但我的手可能连半个也盖不住,只好在它们上面来回地揉摸。我的嘴也没闲着,轻吻着她的耳垂,又用亲吻她耳垂的嘴在她耳朵里轻轻一吹,只觉得她浑身一颤,人也好像窒息了,我又顺势摸到了她那块神秘的嫩肉,滑腻的阴唇,细软的阴毛,勃起的阴蒂,颤动的温热,幸福的快感从我的手传遍全身,我尽情地抚摸她珍爱的私处,中指压在小阴唇之间,用手分开四片大小阴唇和大腿,慢慢地按压、移动,最后我让中指停留在阴道口轻轻地摩擦,掌心也抚弄着阴蒂我从她的脖子一直吻到胸口,然后将舌头伸进乳沟,在那里轻舔着,她的口中发出了我好久没听到的呻吟声:嗯嗯嗯啊嗯啊啊啊哦哦哦她也脱下了我的上衣,又抬起腿用脚丫儿勾住我的脖子向她的下身拉:宝贝儿,别急先脱裤子。我扒掉她所有的裤子,仔细地欣赏着她,她的腰肢细小而柔软,夸张的臀部令她的身形更加突出,就好像一个葫芦瓜似的玲珑浮凸,全身的肌肤白如凝脂,好像白雪一样,令她暗红色的阴阜更加突出,中间是一条深深的肉缝儿,两边凸出些娇嫩的肉芽儿,煞是可爱。我颤抖地摸着她的阴部,她湿漉漉的阴毛下的淫水冲刷着我的手指,她紧闭双眼,享受着现在和即将发生的一切,我摘掉她身上最后的胸罩,两座雪白的乳房在眼前一跳,大而白嫩的乳房呈半球型高耸着,紫红的乳晕很大,上面挺着一颗像成熟发紫的葡萄似的乳头儿,我深吸了一口气,好久没享受了,何况又是这么个尤物,我迅速脱掉裤子,用大腿压住湿润的阴穴。我继续按压着她的阴蒂,腾出双手拢到乳峰之间,我爱不释手地搓玩着她那两团滑腻的乳球,它们是如此巨大和充满弹力,我把它捏在掌中搓圆弄扁,时而用手指拈起发胀的奶头,把那粉红色的乳晕扯得长长地凸了出来,然后让它自己再弹回去,弄得那白如羊脂的奶球左摇右摆,荡出一圈一圈摇荡的乳波,十分的好看。我将头埋进乳沟,闻着那里的气味,舔着乳房的根部,柔软细嫩的乳房摩擦着我的脸颊,双手握住两乳颤抖地揉搓,我吻遍整个乳房,然后一口含住一个的乳头,舌头卷弄着乳头,唾液湿润着乳晕,右手搓捻着另一个乳头,我就这样尽情地吮吸乳头,轻咬乳晕嗯啊啊嗯嗯啊嗯嗯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她被我弄得似乎很舒服,她的大腿夹住我的腰,腿在我的腰间慢慢向下踢,不一会儿,我的内裤便被她踢了下去! 

  我的大便直挺挺地抵住了她的阴户!我晃动着自己的大阴茎,让我的龟头不停地摩擦着她的阴唇,我嘴里含着她的乳头,另一只手不停地揉搓着她的另一个乳房,她的大腿紧紧地夹着我的腰,越来越紧,越来越紧,似乎想把我的阴茎往她的阴户里送一样!她越是着急,我就越是不理!我继续地吻着,继续地磨擦着。弄得她欲火高涨!她仰着头,紧闭着双眼,小嘴微微地张开,嘴里不停地轻声叫着:好小强,快来,快来,我的逼好痒啊!你快来操我啊!痒死了!痒死了!说完,她反向地趴在了我的身上伸出手,一把抓住我的大,往她的小嘴里送!而她的阴户和屁眼就完全地暴露在我眼前。 

  我把舌头伸进她的阴户里,扒开了两片深红的大阴唇用力地吸着,她的淫水流得很多很多,就像自来水管儿一样,不停地冒着淫水,小穴一股股流了出白色的粘液。我把一只手的中指插进她的屁眼里,她似乎很舒服,叫了一声,我放慢了速度,缓缓地插着舌头,仍然不停地在她的阴户里四处搞着,我从未见过淫水流得这么多的姑娘,有时淫水多得会滴滴答答地流入我的口中。她也不停地用舌尖舔着我的马眼,还把我的大吞入她的口中,用力地吸着,还不停地用手套弄着我的包皮,由于好久没做爱了,我坚持的时间也不会太长,过了没多久,我感觉腰眼一麻,精液就像子弹一样向她的口中激烈射去。你的精液真多啊!她把那些浓稠的粘液吐在手中,然后擦在乳房上。尽管我已经射了,但是我仍然感觉我的挺挺地翘着!她继续地吸着,不一会儿我感觉我的似乎比刚才更挺、更直,更硬我被这样的挑逗搞得心痒难禁!身子也不由自主地上下挺动起来。她回头看着我说:好弟弟你要吗?哦好!来吧!她站起身,两脚岔开,坐在了我的小腹上,轻轻地扭动起来,我感到小腹热热的湿湿的,她的手从她的屁股后伸出来,握住了我的阴茎,扶正后,她抬高屁股,缓缓地坐了下来。 

  我的下体忽然被一股热辣辣的湿热所包围。她啊的叫了一声,双手按在我胸前,一上一下地套弄起来。两个白白软软的大乳房在她胸前随着她的运动也在跳动。我伸出手去,狠命地捏弄起来,随着她运动的加快,她开始不停地呻吟起来:  啊啊噢好涨啊哎呀哦  嗯唔嗯嗯嗯哦嗯嗯嗯哼哼啊啊哦哦啊嗯哼唔唔啊哦哦我身上的她脸儿是红彤彤的,星目微闭,双唇微启,精神越来越亢奋,阴道里面收缩得越来越厉害。我的下体在这样激烈的摩擦之下也感到越来越涨,我也配合地上下迎合着她的冲撞。我要夹死你好粗哦哦好涨啊你我挺我啊呀她在我的身上,面对着我,不停地上下运动着!满头长发飘来飘去,她硕大的乳房随着她的一上一下也一上一下地跳跃着!就像两个大白馒头上面有两个大红枣一样。啊我好舒服啊不行了,我要丢了要丢了噢啊啊啊不行了要啊出来啊越姐在我的狂抽猛插下阴精四溢,烫得我的龟头一阵酥麻,一时控制不住,只感到腰眼部一酸,一股精液直射她的子宫,烫得越姐浪叫连连。 

  我累得躺在床上,任汗水直流,我休息了一会儿,便起身想穿衣服。好弟弟,我不让你走!越姐撒娇地倒在我怀里抱着我。不行!宿舍每晚要点名。我说,她听后也害怕,这事是绝不能让学院知道的,否则那你以后要老来陪我!好好我答应你,说着我亲了她一口,然后离去了。